語言/Language
您所在的位置:首頁 >> AG8亚游資訊 >> 行業聚焦
中國電影正青春:多樣路徑成就多元創作風格
2014-09-05  AG8亚游集團

 

即將開啟的2014年電影暑期檔無疑是迄今為止中國電影市場上最為“青春逼人”的一個暑期檔。從6月27日開始,將有鄧超、俞白眉聯合執導的《分手大師》、肖央執導的《老男孩之猛龍過江》、郭敬明執導的《小時代3》、韓寒執導的《後會無期》、路陽執導的《繡春刀》等多部影片陸續上映。而此前,李芳芳執導的《80後》、田羽生執導的《前任攻略》、陳思成執導的《北京愛情故事》、陳正道執導的《催眠大師》、郭帆執導的《同桌的你》等影片已經在電影市場上取得了不俗的成績。這些影片的導演全部出生於1980年前後。

6月25日,中央電視台電影頻道舉辦了“2014中國電影新力量推介盛典”。11位青年導演,10部影片,他們的集體出場,昭示著中國電影的創作正迎來一輪重要的新陳代謝。

多樣化成長路徑成就多元創作風格

“每個時代都會湧現出屬於自己的導演,就當前這個時代而言,這批青年導演作品在近兩年的集中亮相,以及這些影片在市場上獲得的認可,都已經說明1980年前後出生的導演正在逐漸成為中國電影創作的主力軍。”電影產業評論人陳洪偉說。

曾幾何時,一部分人一度因為中國電影在第五代和第六代導演之後,未能出現一大批具有共同特質的電影導演而感到焦慮。改革開放初期,第五代導演對曆史的叩問、對民族發展道路的思索,成為他們影片中最具鮮明的特質。此後出現的第六代導演則以個人化書寫在創作風格上形成了與第五代導演涇渭分明的另一極。而這批出生於1980年前後的青年導演的崛起,則在某種意義上更新了人們對中國電影導演代係的認知。

業內人士指出,一方麵,他們出生於改革開放時期,劇烈的社會變遷和激烈的文化碰撞使他們成長的社會環境更加多元。置身於文化開放的時代,他們在青少年時期觀看的影片數量更多、類型更豐富、風格更多樣,從而對世界電影市場的流向有更清晰的認知,對自己熱衷的影片風格樣式有基於世界電影範疇的更明確的判斷。

另一方麵,這批青年導演的青少年時期也同樣是互聯網科技日益發達的時期,數字拍攝技術的普及和互聯網平台的出現,極大地降低了電影導演的職業門檻,而中國電影的產業化改革則進一步推動了創作主體和市場主體的進一步多元。因此,與第五代和第六代導演相比,這批青年導演中真正出身電影導演專業的人非常少,他們中有演員出身的陳思成、鄧超,有編劇出身的俞白眉,有作家、出版人出身的韓寒、郭敬明,也有因拍攝微電影一舉成名的肖央……

“無論是成長經曆的多樣性和成長環境的多樣性,都使‘多樣化’成為人們在描述這批青年導演時無法規避的關鍵詞,這體現在他們影片的題材類型上,也體現在各自的電影語言中。複雜的身份、不同的成長路徑,使他們的電影創作似乎具有去經驗化的特質,但事實上,豐富的閱片經驗又使得他們的創作恰恰具有非常豐富的經驗支持。”中國電影家協會秘書長饒曙光說。

在市場自覺中尋求自我表達與商業訴求的平衡

今年以來,田羽生執導的《前任攻略》、陳正道執導的《催眠大師》、陳思成執導的《北京愛情故事》、郭帆執導的《同桌的你》都不僅取得了不俗的票房成績,也贏得了較好的口碑。而六月底,《分手大師》《老男孩之猛龍過江》《後會無期》等影片在多個城市的提前點映也引發了話題效應。“主動傾聽觀眾的聲音,對市場的認識更到位,沒有過度的自我迷戀,無疑是這批青年導演最突出的特質。”饒曙光說。

采訪中,在被問及為什麽選擇成為電影導演時,這些初來乍到的青年導演無不強調自身對電影的熱愛、對表達的渴望。無論演員出身的鄧超、陳思成,還是作家出身的韓寒、郭敬明,都表示希望通過電影完成對故事和情感的大銀幕化呈現。但毋庸置疑的是,他們的這種個體表達已經與第六代導演相去甚遠。

“第五代、第六代導演的成長和創作環境畢竟與今天的市場經濟和產業環境存在很大差異。在過去,電影導演可能隻需要考慮藝術和自我表達的問題,而不需要將精力放在市場反饋上,但對於我們這一代人來說,在高度產業化的市場環境下,電影必須得有人看才能有回報,也才能跟你的投資人和合作團隊有所交代,所以我們必須在尊重自己表達訴求的同時尊重觀眾和市場的需求。”陳思成說。

郭帆則認為:“表達訴求和商業訴求其實從來都不是相悖的,如何盡量將兩者更好地結合在一起,應該是我們這代人內在的自覺。自己要表達的意圖必須包裝在輕盈的外表下傳遞給觀眾,不能填鴨式地灌輸給觀眾,電影創作永遠不能跟觀眾對立。”

應當說,近兩年來,一批上世紀70年代出生的導演已經在市場中證明了自己的實力,徐崢的《人再囧途之泰囧》、薛曉璐的《北京遇上西雅圖》、趙薇的《致我們終將逝去的青春》等影片的上映無不深刻影響著中國電影市場脈搏的跳動。而2014年的電影市場上,1980年前後出生的這批青年導演無疑是更新、更年輕的主角。《北京愛情故事》《同桌的你》等影片的市場成功背後,潛藏著一個更加重要的現實——當“80後”“90後”已經成長為中國最主要、最龐大的文化消費群體,電影創作能否了解和滿足他們的文化消費需求,則成為中國電影產業和市場能否保持持續健康發展的前提所在。

“每代人都有屬於自己的理想和文化訴求。作為最主要的觀影群體的同齡人,我們的成長是與觀眾的成長同步的,也是與中國電影市場的成長同步的。這種成長的同步,不僅是年齡和閱曆的同步,更是關於世界的認知和探索的同步。因此,了解自己的觀眾也成為我們這代導演的優勢。”肖央說。

在市場競爭中擔當起中國電影的曆史責任

每一代人存在的意義,都不僅在於自身內部的成長和完善,更在於對一個時代和社會發展的推動。電影導演同樣如此。

正如第五代導演推動了中國電影向曆史的叩問和對民族未來的探索,第六代導演推動了中國電影向電影藝術本體的尊重和對複雜社會現象的坦誠,新一代青年電影導演將為中國電影帶來什麽?

眾所周知,不少人曾經對“70後”“80後”“90後”的社會角色和曆史擔當保有質疑,新一代青年電影導演和他們的作品,也因為他們新鮮的“異質感”而麵臨質詢——他們能不能擔當起中國電影對民族曆史和未來的責任?他們能不能代表中國電影實現與世界電影的對話,進而推動中國電影在世界電影格局中扮演越來越重要的角色?

截至2014年4月底,全國銀幕數超過2萬塊。截至5月21日,2014年中國電影票房達到100.24億元。如此龐大的市場,對優秀電影產品的需求也越來越大。與此同時,麵對在全球電影市場上所向披靡的好萊塢,中國電影在本土市場上的地位也直接關係到中國文化的主動權。

“市場越來越大,分眾化的需求也會日益明晰。單一類型的電影顯然已經不能滿足中國電影觀眾的需要,在未來的電影市場上,一種電影類型會滿足某個觀眾群體的需求,隻有中國電影的類型越來越多元,才能在本土電影市場上占據主體地位。”俞白眉說。

這正是青年導演的多樣化創作實踐直接導向的市場局麵。采訪中,問及對未來導演職業生涯的規劃,每個青年導演都給出了自己答案:鄧超和俞白眉表示將繼續專注於喜劇電影創作,肖央表示將繼續拍攝以青春為主題的係列電影,郭帆表示已經開始籌備科幻題材係列影片,陳思成則表示將努力嚐試當前市場上缺少的電影類型……

“更重要的是,他們的成長階段受到好萊塢電影很大的影響,這使得他們對高科技水準、高工業水平的電影有更直接、更深刻的認識;而當他們進入電影行業時,又非常具體地體驗到好萊塢電影帶來的壓力,這也使他們自覺地擔負起與好萊塢抗衡的責任,因為他們本身就處於真實的市場競爭中。”饒曙光說。

“在向好萊塢的學習和借鑒中,與其說我們更懂得施夷長技以治夷,不如說我們更懂得在競爭中取勝的關鍵在於尊重觀眾和市場,祛除強加在電影身上的多餘捆綁,讓電影回歸到服務觀眾本身,讓觀眾真正地享受電影。”鄧超說。

“除了電影創作本身,我們也關注互聯網給電影帶來的變化,比如互聯網眾籌產品的出現、互聯網向電影產業越來越深入的滲透,都讓我們意識到電影生產和創作方式的正在發生一次深刻的變革。中國未來需要具有全球視野、高工業水準的大電影,這是我們這代人對電影本體和現狀更深更新的認知,也是我們必須擔負起的責任。”郭帆說。

當然,青年導演的電影創作中仍然存在很多問題,無論在藝術上還是市場上,都仍然需要付出更多努力,進行更多探索。“中國電影產業的迅速發展本來就是一個不斷試錯、不斷糾偏的過程,青年導演的創作實踐更是如此。因此,全社會都應當對他們的創作給予更多的包容和鼓勵。”饒曙光說。

AG8亚游集團 | AG8亚游資訊 | AG8亚游作品 | AG8亚游院線 | 旗下產業| 劇本中心 | AG8亚游論壇 | 聯係我們
网站地图: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