語言/Language
您所在的位置:首頁 >> AG8亚游資訊 >> 行業聚焦
維持藝術電影健康發展不可或缺的三大條件
2014-08-06  AG8亚游集團

 

迥異於柏林電影節奪獎凱旋,中國影人與正在舉辦的戛納電影節競賽單元似乎並無太大關係——無影片入圍參賽,除卻一些紅毯“服裝秀”以外,就是把戛納作為賣片的“超市”了。如此光景,讓人不得不反思:《白日焰火》的所謂藝術片的巨大成功,會不會是曇花一現?或者僅僅是中國藝術電影的一個特例?

國內的影市這幾日熱鬧非凡。張藝謀新片《歸來》雖然隻入圍了戛納的展映單元,但在國內卻頗受歡迎,首映日當天票房已經突破3000萬元,創國內文藝片新高。

“淘金”也是“鍍金”

很多人把電影《歸來》看作是張藝謀個人的“歸來”,因為他在從《英雄》開始的商業片之後開始介入大型實景演出、轉型奧運會開幕式導演、執導歌劇、簽約視頻網站、卷入“超生門”……現在總算是安下心來做電影導演的“正經事”了。時隔10年重返戛納,對於拍文藝片起家的他來說,也可謂是一次“初心回歸”。

類似“回歸”藝術創作的還有陳凱歌、薑文等。大導演們再度出山,在今年戛納電影節上,薑文的《一步之遙》、許鞍華的《黃金時代》、張藝謀的《歸來》、徐克的《智取威虎山》,都啟動了賣片工作。由七星娛樂媒體集團主席吳征參與主投資的《摩納哥王妃》成為本屆戛納開幕影片……雖不參戰,中國的電影軍團依舊浩浩蕩蕩進軍“藝術殿堂”戛納。在今年組委會公布的最新數據中,來自中國的注冊人數增加了30%,已經成為繼美、法、英等之後的第五大市場參與者。

對於電影人來說,得到戛納的認可,無非是給自己的電影鍍了一層金,往往意味著可以帶動隨後的票房提升,也是一個事業提升的絕好機會。上世紀90年代的張藝謀、陳凱歌是戛納的常客。進入新世紀以來,第六代導演張元、王小帥、賈樟柯等,在戛納的身影更是日漸活躍。如果說,對於戛納,第五代是“不經意間邂逅”,第六代則是“有意為之”,不少人衝著拿獎拍電影,缺乏有創意的藝術革新,稀稀落落未能成氣候,在“牆內開花牆外香”的道路上越走越遠,藝術電影與中國普通觀眾的距離一直未能拉近。

“人文的時期”很可愛

回想中國人第一次在戛納閃亮登場,是1993年5月。當時的陳凱歌、鞏俐、張國榮、張豐毅等人,作為影片《霸王別姬》主創走上紅毯。當《霸王別姬》奪得“金棕櫚”大獎的消息傳出後,每個熱愛中國電影的人都異常激動。

第五代導演的成功必須感恩時代。“經曆了磨難和反思,整個民族文化呈現出厚積薄發的態勢,作家提供了優秀的文學作品,一旦你的表現和社會的氣氛、情緒有所呼應,就能得到巨大的掌聲——而且沒有人領掌。”張藝謀說。

第五代導演從80年代中期開始大規模創作,在《一個與八個》、《紅高粱》、《黃土地》等一係列電影中,觀眾看到的是“個人”對於曆史的反思,導演們試圖為中國的困境尋找原因和出路。鐵肩擔道義、充分自覺的“大寫的人”構成了80年代藝術探索的動力與成果。

“所有的一切,都與創作者的經曆與感受分不開。十年憂憤,四載攻讀,而後一瀉而出,能不令‘六宮粉黛無顏色’?”陳凱歌曾撰文寫道。當時的這群人曆經“文革”浩劫,在動亂底層頑強搏擊,重返校園後係統學習電影專業知識,接受當時流行的西方思潮,形成新的價值觀、美學觀。他們以電影為媒介,對中國的現實與曆史進行著不懈的質疑與叩問。

近日,張藝謀與莫言在北京以“歸來”為主題進行了一場對談。張藝謀說,他的創作初心就是80年代和莫言合作的時期,那是“人文的時期”,創作者、觀眾甚至全國人民都關注作品的文化內涵、承載的情懷,“那個時期很可愛。”

“那種初心今天回憶起來很純粹。沒有太多雜念,完全憑著對藝術的熱愛。像人的初戀,沒法再重複。”張藝謀說。

《歸來》上映以來票房直線飆升,觀眾評價褒貶不一。有人把它用“《初戀50次》+《忠犬八公》”來吐槽,有人說第五代導演已經是“強弩之末”。但無論怎樣,導演對於藝術的自覺回歸,多少映射著中國電影的反躬自省。1984年前後的中國社會處在全麵反思與重塑階段,所以文藝創作能迸發出華彩。如果從這個角度來觀照當下,有了目前中國電影人對於藝術追求的自我覺醒與反思,好電影的“歸來”也就為期不遠了。

期待年輕一代的文化尋根

在諸多業內人士看來,第五代導演是個性的覺醒,但最重要的還是回應了時代的要求、變革的要求,在尋找“民族文化的根”。而中國電影在走過八九十年代後,其獨特的藝術魅力和文化底蘊隨著商業元素的不斷增加而悄然離去。《英雄》、《十麵埋伏》、《無極》等影片的湧現,意味著商業化路線成為國產電影的一大主流。隨之而來的一麵是普通大眾對此類影片的熱切歡迎,一麵又是真正關注電影藝術的人們對它的批判——“電影被票房綁架”,國產電影落入“同質化、膚淺化、媚俗化”的漩渦……

今年4月,在中國電影導演協會2013年度表彰大會上,年度導演、年度最佳影片空缺。作為評委會主席的馮小剛說:“現在中國電影市場蓬勃發展,但也是最令人擔憂的時代,很多導演放下了藝術理想投入商業電影。”他認為,回歸電影的藝術本質應該是中國導演不可缺失的追求。大獎空缺意味著重拾理想。

藝術本質的回歸應當是所有有理想的電影人的追求,但當下最主要的問題是到底由誰來主導這樣一場回歸。“第五代老了,都已經奔六十了,後麵的人誰來接?今後的中國電影道路年輕人怎麽走?”北京電影學院院長張會軍也是當年“78班”的一員,在他眼裏,當年第五代導演的輝煌是因為對曆史和文化有一種尊重和迷戀,不會刻意地去迎合誰。他對於現在年輕人的急功近利很擔憂。

目前麵臨的另一難題是中國還沒有真正成熟穩定的藝術院線,更沒有形成藝術電影的放映氛圍。藝術影院想要維持經營還需要培養出一批能欣賞藝術電影的觀眾來,這也是很難在短時期內實現的。

可以說穩定的觀眾群、充足的片源、資金的支持是維持藝術電影健康發展不可或缺的三大條件。藝術電影不能與觀眾脫節,也不能隻依賴電影節這一條出路,更不能仰仗少數人的覺醒與拯救。隻有當它從源頭的產出方和末端的受眾方都得到強有力的支持,才能實現真正的飛躍,中國藝術電影才有可能真正“歸來”。

AG8亚游集團 | AG8亚游資訊 | AG8亚游作品 | AG8亚游院線 | 旗下產業| 劇本中心 | AG8亚游論壇 | 聯係我們
网站地图: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