語言/Language
您所在的位置:首頁 >> AG8亚游資訊 >> 行業聚焦
商業電影不能過於奢談藝術、理想、情懷
2014-07-25  AG8亚游集團

 

剛剛過去的“五一”檔,由著名音樂人高曉鬆出任製片人的電影《同桌的妳》得到了不少關注。該片在上映首周票房破億之後,繼續受到觀眾的熱捧。它帶給電影人的,更多的是思考。

高票房與觀影心理的“共謀”

從故事情節上來看,電影《同桌的妳》並不複雜。它主要圍繞男主角林一對初戀女友周小梔難舍的那份情感而展開。通過不斷插入的回憶,讓觀眾看到這對昔日戀人長達十幾年的點點滴滴。如果放眼世界影壇,這樣結構的影片並不算少,《同桌的妳》顯然也還稱不上是其中的上乘之作。那麽,為什麽這樣一部作品會引起觀眾的極大興趣呢?

首先需要明確的一點是,商業電影一定不能過於奢談“藝術”、“理想”、“情懷”等,這樣做的後果就是票房會給導演無情的回應。

那麽,高票房的電影有什麽共同點?很簡單,就是有能讓各個層次的觀眾找到他們可以產生代入感的地方。顯然《同桌的妳》在這方麵頗為成功。就拿貫穿全片的那些回憶來說,我們能看到情竇初開時候的那種怦然心動:有少男少女獨有的欣喜若狂,也有小情侶之間的輕易爭吵和分手,這些能讓觀眾從中得到一種滿足感,因為每個人都曾經或者正在經曆著青春。這也就不難解釋,為什麽許多人描述觀看本片的體驗是“哭著哭著又笑了,笑著笑著就哭了”,這種形容不就是所謂的青春給人們的感受嗎?從觀影群體來看,“80後”和“90後”成為了主力人群。城市白領、在校大學生本來就已經是中國電影的最大“金主”,能得到他們的青睞,一部片子也就成功了一大半。片方在之前所做的宣傳,以及有意無意將當年高曉鬆的同名歌曲與今天這部電影的聯係,都為票房的表現提供了保障。“80後”逐漸成為今日社會各行各業的主幹力量,他們在沉重的生活壓力下,偶爾能去電影院收獲片刻的輕鬆,和昨天的年少輕狂說聲再見,用“甄嬛體”來說,“也是極好的。”

但必須指出的是,盡管該片故事感人,也有不少喜劇成分,和之前一些同類型作品相比,《同桌的妳》在表現手法上還是過於單調了。這部片子太依賴於用人物的旁白推進故事,這種手法似乎更適合小說而不是作為視聽藝術的電影。考慮到高曉鬆和本片的導演郭帆都沒有太多電影實踐的經曆,這也是可以理解的。

因此可以說,《同桌的妳》所取得的高票房,其實是精明的製片方(當然也包括高曉鬆本人)和廣大中青年觀眾之間玩了一場“心照不宣”的遊戲,各取所需。

電影還能怎樣書寫青春

以青春為主題的書寫,無論在文學還是電影中,曆來是一個具有永恒魅力的話題。青春電影一般來說也總是最能打動青年觀眾群體,最受他們追捧的一個題材類型。在國內外大片的夾擊下,《同桌的妳》還能有不錯的表現,其實是近兩年華語青春電影上升勢頭的一種延續效應。君不見,從當年那部《那些年,我們一起追的女孩》到《致我們終將逝去的青春》、《中國合夥人》,再到《同桌的妳》,這些作品一次又一次引發了觀眾對青春的集體回憶。而這些名字背後的票房數字也相當給力,比如破天荒地讓央視《新聞聯播》報道的那部《致我們終將逝去的青春》,雖然隻是趙薇的導演處女作,但上映6天後就收獲3.27億元票房,被評論譽為是“十年來內地最好的青春片”。緊隨其後郭敬明導演的《小時代》,更是3天內票房就突破了2億元。這樣的成績讓多年以來被籠罩在好萊塢大片陰影下的國產電影一掃頹唐、揚眉吐氣了。

說到這一次青春片高潮的興起,可以追溯到2011年青年導演滕華濤的《失戀33天》。導演自覺的類型意識將年輕人麵臨的失戀困境轉化為一種黑色幽默式的自嘲,繼而抒寫出勵誌的意義。再加上該片對“光棍節”檔期的精準把握,最終成了當時市場上罕見的一匹“黑馬”。而與此同時,由新人九把刀執導的《那些年,我們一起追的女孩》進入內地市場後,同樣以“小清新”的喜劇樣式標新立異,著筆於校園裏初戀的生澀,讓青春煥發出勵誌又帶點兒感傷的氣息,亦成為青春電影中不可回避的佳作。進入2013年,一種青春書寫的新趨勢不期而至,國產青春電影的風頭甚至蓋過了同期上檔的好萊塢大片,為國產片打了一場漂亮的“翻身仗”。

當然,這一撥青春片創作在市場上的強勢表現,和國內電影產業整體上揚的勢頭密不可分。但當下需要思考的是,這樣的創作還能走多遠呢?在對影片主題的挖掘、藝術表現手法等方麵,我們的創作者也暴露出了這樣或者那樣的問題。比如趙薇的《致我們終將逝去的青春》帶有一些小資情調的感傷,用主人公鄭微的獨白來說,就是“我們一起度過了青春,誰也不虧欠誰,青春就是用來懷念的”。從類型電影的發展來看,這種純粹的個人主義懷舊,不可能每一次都吸引到觀眾的眼球。因為人本質上是依賴希望而生存下去的。懷舊,而不給觀眾以更多的希望,這種顧影自憐式的傷感,顯然與“80後”乃至“90後”新一代主體性的精神世界和對美的追求是存在隔膜和距離的。青春本質上需要一種樂觀進取、勇往直前的精神,這樣的表達在我們的青春電影裏卻還不多見。薛曉路導演的《北京遇上西雅圖》則是另外一個極端,在樂觀向上的方向走得太遠,以至於成了一出北京小妞的“美國夢”了。

攜手音樂,跨界電影前景可期

說到《同桌的妳》,可能不少人最關注的還是“跨界”二字。這裏所說的“跨界”電影,主要是指在其他領域有所成就的人進入電影界——或者親自執導,或者做製片人。最近音樂圈和影視圈的互動不少,除了高曉鬆,還有前“水木年華”成員盧庚戌的《怒放》,當然後者在票房上可以說是“慘敗而歸”。但我並不認為這意味著“跨界”電影的失敗。

眾所周知,在世界範圍內,音樂與電影的這種跨界現象非常普遍,國內許多導演包括張元、寧浩等人最早也都以拍音樂電視出道。最近的草莓音樂節上,被奉為“女神”的影後張曼玉大膽跨界,玩起了搖滾。雖然她的低沉嗓音著實讓部分缺乏心理準備的現場聽眾有些意外,但年近五十的女明星敢於向一個全新的領域發起挑戰,我倒認為這本身即是值得肯定和嘉許的。由此聯係到高曉鬆、盧庚戌等人的“跨界”電影,竊以為這樣的現象未來隻會越來越普遍。說不準,未來的大師級作品會從這些跨界電影中產生。中國電影缺乏的,就是這樣朝氣蓬勃的探索精神和新鮮血液。

AG8亚游集團 | AG8亚游資訊 | AG8亚游作品 | AG8亚游院線 | 旗下產業| 劇本中心 | AG8亚游論壇 | 聯係我們
网站地图: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