語言/Language
您所在的位置:首頁 >> AG8亚游資訊 >> 行業聚焦
藝術與商業的平衡:表達自我還是賺錢?
2014-07-01  AG8亚游集團

 

       4月29日下午,由北京大學生電影節舉辦的“中美電影人巔峰對話”在北京師範大學舉行,美國著名編劇、李安的長期合作者、製片人詹姆士.沙姆斯先生與非行、蘆葦、陳思誠三位中國著名電影人展開了有關如何平衡商業與藝術的討論。表達自我和賺錢的衝突,這也是中國電影人長期麵對的難題。

  李安的電影是藝術與商業平衡的典範,作為這些電影的製片人,詹姆士看來,其實藝術電影的範疇裏,有很多向外延展的可能性,雖然是藝術片,但也會經曆商業運作,比如在他眼裏,《白日焰火》就是商業的藝術電影。而在座的三位導演、編劇也在藝術與商業的探索中總結經驗並且有話要說。

  █ 非行:“處心積慮為商業做準備未必是好事”

  作為新導演非行的第二部導演作品,《全民目擊》在2013年9月上映的時候,並沒有受到太大關注,但這部影片卻以其獨特的敘事風格贏得了觀眾,成為票房黑馬。對於這部影片,導演非行明確表態“這是一部商業電影”,但卻有不少大學生影迷認為,這種說法破壞了該片的藝術性。由此可見,在很多觀眾心目中,商業與藝術是一對對立個體。但導演非行並不這麽看。

  他說,之所以稱這部電影是商業電影,因為它的誕生初衷是做了愉悅、驚心動魄和感動等情感上的考量。不過他也坦言,自己在這點上過於投機,雖然很有針對性地去做《全民目擊》這部電影,但最後影片的市場成績隻賣了《北京愛情故事》的一半,他不禁感歎:“有時候處心積慮為商業做準備未必是好事。”在非行眼裏,能把商業性和藝術性結合到完美的,隻有《霸王別姬》,其他都隻算在努力。而他也稱,希望能做出有品質的打動人的商業電影,這也是他這批導演未來所追求的。

  █ 蘆葦:“藝術或商業隻是符號,不具備決定性意義”

  蘆葦認為,所謂的藝術與商業,不過是一種分類,是為了便於判斷和辨識,在他看來,電影永遠隻有好電影和爛電影之分。

  蘆葦說拍電影等同於講故事,藝術或商業隻是個符號,必須要堅持與觀眾溝通的屬性,觀眾是電影的上帝,一部電影能不能獲得觀眾的認可,取決於創作者願不願意與觀眾溝通,溝通到什麽程度。他更稱:“你心目中有自己的觀眾,他們擁戴你,你就成功了,讓所有人喜歡不可能。”

  蘆葦同時也感歎,中國電影發展到今天,商業運作越來越發達,但文化傳承上卻越來越差,“我一直堅持要觀察真實的曆史,它比編織的故事要更好看,它有著真相的魅力。我從沒搞過穿越魔幻題材,或許我是個笨人,隻能寫自己觀察體會到的故事,所以一直在寫現實。”

  █ 陳思誠:“不讚同從市場出發,創作就是尋找同類的過程”

  憑借著電影處女作《北京愛情故事》,初執導筒的演員陳思誠就拿下了4億票房,在他看來,電影具備藝術與商品兩大屬性,就像一個硬幣的正反麵,並不矛盾。現在的藝術和商業電影就好比核桃和番茄,他希望未來可以把電影做成“桃子”——可口、易於接受但有堅硬的內核。

  “好的電影出發點一定是個人的,是表達自我的,越好的電影越個人化”,陳思誠並不讚成從市場推向個體,“不要聊市場,市場是由一個個人組成的,價值觀正確溫暖,總會得到一定的認可。不可能得到所有人的認可,也沒必要迎合所有人,堅定做自己會找到觀眾,創作一直就是尋找同類的過程。”他也表示,自己對《北愛》的成績不滿意,隻是用它校訂下一部電影的方向,校對自己的準心,對市場的判斷,以便於更了解觀眾在想什麽。

  █ 詹姆士.沙姆斯:“健康的電影市場不能隻有麥當勞”

  詹姆士.沙姆斯先生曾成功運作過多部李安導演的電影,這些影片兼具商業屬性與藝術價值,作為一位成功平衡商業與藝術的製片人,詹姆士要如何為困擾中國電影人的商業與藝術難題診脈呢?

  對此,詹姆斯說,所謂藝術電影也隻是做市場營銷的說法,有壞的藝術片也有好的商業片,藝術的概念在行業內還在繼續推動,而且他認為藝術片不針對一般觀眾,而是針對特定的藝術片觀眾,“健康的電影市場不能隻有麥當勞”,詹姆士開玩笑地總結道。

AG8亚游集團 | AG8亚游資訊 | AG8亚游作品 | AG8亚游院線 | 旗下產業| 劇本中心 | AG8亚游論壇 | 聯係我們
网站地图: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