語言/Language
您所在的位置:首頁 >> AG8亚游資訊 >> 行業聚焦
香港電影新勢力的崛起 從金像獎看港片創造力
2014-06-09  AG8亚游集團

 

    在內地電影市場蓬勃發展的今天,人們對香港電影的印象似乎還停留在上個世紀的八九十年代。這注定了混合著悲觀與遺憾的視角,仍然還加諸於今天的香港電影之上。提及香港電影,用到最多的詞匯往往是嬗變、衰敗、青黃不接,香港電影金像獎也被斥責為年複一年的“老年表彰大會”。

  人們對香港電影未來的思考,是一種片麵悲觀思維的延伸。但事實的真相已悄然發生變化,香港電影經曆過一種陣痛式的調整,已經找到一種新的生存方式——本土市場仍有新人新作麵世,並不乏令人耳目一新的佳作,為港片寫下“生生不息”的幾筆注腳。

  這種跡象在2013年尤為明顯,除了王家衛等大導演的回歸奠定了本屆金像獎“大年”的基調,如袁錦麟、黃修平、麥浚龍等新導演的出現,也彌補了人們口中從未斷絕過的青黃不接的遺憾。其實早在去年金像獎大師集體缺席的時刻,彭浩翔、鄭保瑞、陸劍青、梁樂民、羅誌良等中生代就已經合力撐起了一台大戲。

  今年,這三位新導演都交出了水準和品質兼具的新作:《風暴》重現香港警匪片癲狂過火的本色,《僵屍》則以老港班底完成一次以現代影像風格對傳統題材的致敬,至於《狂舞派》則是最大驚喜,它代表一種新的香港類型片——歌舞片的真正出現,香港電影的生命力在他們身上得到了傳承與延展。

  屢被詬病的演員傳承方麵,本屆也不乏驚喜,顏卓靈以近乎新人的姿態入圍影後五強,與之搭檔的蔡瀚億以極高人氣入圍最佳新人,《狂舞派》除展現導演極高的調度技巧外,也是一部絕對意義上的造星的電影,兩人一動一諧,讓人驚呼香港演員後繼有人。除此之外,《一代宗師》令香港女婿張晉一夜成名,TVB新花旦蔣家旻也因葉念琛的新片得到影壇的肯定,而如馬來裔演員廖子妤以及星爺助理陳炳強等也都步入觀眾視線,也令香港演員的斷代氣象陡然改觀。

  本屆金像獎湧現出的青年才俊,令人刮目相看;再加上不斷進入到港片的導演、編劇、演員等工種的新力量,讓人們對日後的香港電影有了更多的期待。下麵我們就從幕前和幕後兩方麵,聊聊這些你或許還不太熟悉的名字。

  ——導演篇——

  ▌ 黃修平  6年前他已入圍“最佳新導演”

  黃修平黃修平的出現,帶給香港電影全新的元素,至少在《狂舞派》之前香港電影甚至華語電影都欠缺歌舞片這一類型,陳可辛的《如果。愛》隻是個精裝的噱頭而已,《狂舞派》則是還原到現實生活,因為貼近真實,這部小成本電影更有攫住人心的力量。

  戲中的舞團和戲外的黃修平一樣經曆過各種各樣的困難,在拍《狂舞派》之前,他幾乎是四處流浪,沒有自己的辦公室,以茶餐廳、便利店作為彼此聯絡的地點,討論工作。片中的街舞隊員,也是他和搭檔陳心遙偶然在路邊遇見的。對黃陳二人來說,拍《狂舞派》是“被他們的熱情和浪漫感召”,在寫出劇本後走遍上海、北京、香港和台灣,經過三年才找到投資,此中萬苦千難,也應了片中那句“青春的傷痕”。

  早在第27屆金像獎,黃修平就以《魔術男》入圍了最佳新晉導演獎,但敗給了銀河映像的遊乃海(《跟蹤》)。此次卷土重來,黃修平呼聲最高,《狂舞派》這部沒有明星演員,以尋常學生的勵誌為主線的電影,不但充滿了情感的力量,也展示了導演極高的場麵調度技巧。《狂舞派》的拍攝難度甚至要高過武俠電影,因為就情緒控製來說要難得多,因此黃修平得獎幾乎已成為板上釘釘之事。

  此外,黃修平與其他導演的不同在於,他的作品題材是極度生活化的,比如《當碧鹹遇上奧雲》是關於足球,《魔術男》聚焦街頭魔術,《狂舞派》則是與街舞結緣,他從未有過多的野心,這也讓他的作品低調紮實,成為這個年頭難得的幹貨。

  ▌ 麥浚龍  一個紮紮實實奮鬥的富二代

  麥浚龍麥浚龍和何超儀一樣,都是富二代中紮紮實實奮鬥的典型,作為多棲藝人,他出唱片、演電影,也做編導,《複仇者之死》是他寫的第一個劇本,《僵屍》則是自編自導,致敬了僵屍片時代的林正英及許冠英。片中的演員皆為老戲骨,錢小豪是《僵屍先生》中林正英和許冠英的搭檔,而惠英紅、吳耀漢、鮑起靜都是邵氏年代便入行的演員,陳友是早年溫拿樂隊的鼓手,和張堅庭合開公司,於是《僵屍》和當年的《打擂台》一樣,讓人感到一種時光流轉的溫暖。

  而現實中的麥浚龍謙虛友善,毫無架子,就像他在彭浩翔的《破事兒》中《大頭阿慧》一段中所扮演的修車工,理性而又實幹。《僵屍》雖然是致敬之作,但不乏新意,影片所展現的日式恐怖和美式血腥與傳統港式靈異相結合,MV風格的畫麵精致漂亮,麥浚龍極其重視視覺效果和電影氛圍的營造,讓影片深具文藝氣質。雖然劇情上有小小的瑕疵,但作為一部處女作來說,《僵屍》已經足夠優秀。

  《僵屍》是3D製作,但很多內地觀眾無法目睹這個版本,在影像風格上,麥浚龍其實更接近彭氏兄弟。於是這部電影說起來和劇情一樣,是一場借屍還魂,用一疃樓和一群老演員,反思著已近中年的自己。

  ▌ 袁錦麟  老編劇終於有機會導電影

  袁錦麟這又是江誌強捧出來的一位導演,江老板很有慧眼,他認準的人都脫穎而出,去年是陸劍青和梁樂民。今年有薛曉路,還有袁錦麟。

  袁錦麟走的就是陸劍青、梁樂民的路子,在幕後辛勞多年,年紀不小才得到第一次執導電影的機會,他自己寫出《風暴》的劇本,也正是這個本子讓江誌強舍得追加投資,讓劉德華甘心貼片酬,在這個基礎上,袁錦麟進行了不惜代價的實驗:做成3D,毀掉中環,接近影片三成篇幅的激烈場麵,創造了香港電影有史以來最高的動作尺度。

  在成為導演之前,袁錦麟是陳木勝的禦用編劇,《雙雄》、《新警察故事》、《寶貝計劃》、《保持通話》皆出自其手,陳木勝電影裏彌漫著的那種癲狂而煽情的特色,根源是在袁錦麟那裏。這次《風暴》與《掃毒》同期打擂,故事容量、煽情程度不如後者,但品質更佳。事實上,離了袁錦麟,陳木勝的電影便出現了人物性格突轉生硬的問題。袁錦麟自己的電影,不但視覺上不輸,內心戲也都足夠細致,這和他多年的編劇生涯是分不開的。正是有了這麽多年的幕後經驗,袁錦麟編而優則導,實際上就是水到渠成。

  劉韻文  關注社會問題的學院派

  劉韻文與《過界男女》男主角陳坤在戛納劉韻文的第一部長片就入圍戛納影展“一種關注”單元,可謂是難得的運氣,這位年紀輕輕的女導演畢業於哥倫比亞大學,又在倫敦學過導演專業。劉韻文的電影不求技巧,而偏重於反映社會現象,她的短片《無情雨》即是關注香港傭工問題,而《過界男女》則涉及大陸人赴港生子的問題,這部電影在內地毀譽參半,被部分觀眾批判為“學院派的習作”,票房一塌糊塗,但社會批判力仍在,電影的題材引人深思。

  ▌ 麥詠麟  密集拍片繼承彭浩翔衣缽

  麥詠麟麥詠麟曾做過多部香港電影的助理導演和執行導演,包括年初的《大鬧天宮》在內,但其真正走到導演位置,也就是近一兩年之事。自到內地拍攝《跑出一片天》後,他在兩年時間裏執導了四部電影,其中《飛虎出征》是在彭浩翔的監督下上位,這部電影繼承彭浩翔的惡趣味本色,算是《大丈夫》和《低俗喜劇》的延伸。

  ▌ 任達華  老戲骨實踐“演而優則導”

  去年香港影壇鬼片回潮,任達華、李誌毅和陳果合導《迷離夜》,並自導自演《贓物》一段,為此他不但倒貼資金還辛苦作業20天。這一段在《迷離夜》中最受人期待,完成的效果則是差強人意,任達華很勤奮地拍攝了不少素材,雖然最終成片仍有些支離破碎,但影片的雙線敘事和明朗的設計都足夠用心,無論做演員還是導演,任達華都體現出自己的真誠的一麵。

  ▌ 楊采妮  玉女當導演首先挑戰法庭戲

  楊采妮曾經的玉女天後楊采妮也是“寧在一思進”的架勢,做導演的念頭早就有了,雖然《聖誕玫瑰》來的有些晚,在業內的評價也並不算好。但對於一個明星出身的新導演來說,電影的完成度仍然相當高,楊采妮不避諱題材而依然拍攝最難拍的法庭戲,在一定程度上體現了她的勇氣。

  ——演員篇——

  ▌ 張晉  在幕後20年終於遇到“宗師”

  張晉“宗師”劇照作為香港女婿的張晉和吳京同齡,都到了男人四十的關口,也是當年的武術冠軍,全運會武術金牌得主,但退役後運氣不算好,常年屈居幕後,是袁和平的得力助手之一。論身手,張晉精通太極拳、八卦掌、醉劍和槍術等,武學造詣甚高,演《一代宗師》的馬三似乎也非他莫屬。

  張晉生在重慶,但很早就與香港電影結緣,1998年拍《臥虎藏龍》時,他已經是袁家班的重要成員,並擔任了章子怡和楊紫瓊的替身。20餘年的武行生涯,張晉是勤奮補拙的勵誌典型,既做幕後又混跡台前,在電視劇中拋頭露麵,又曾遠赴好萊塢擔任《霹靂天使2》和《夜魔俠》的武術指導,他曾得到章子怡舉薦擔任《英雄》中甄子丹的替身,10年之後,他與章子怡在《一代宗師》裏完成久別後的重逢。

  自從和蔡少芬喜結連理,張晉的事業更進一層,從“裏子”到“麵子”,其中的辛苦不是三言兩語能說盡的。電影中馬三的角色最像《道士下山》中的段遠晨,身上帶著一種武者複雜的人性,本身也很難演,倘若不是習武多年且曾經滄海,都很難去詮釋這個形象。

 

▌ 顏卓靈  等了三年《狂舞派》一舉入圍影後

  剛滿20歲的她,本該是不折不扣的“最佳新人”,但《狂舞派》又並非是她第一次演電影,因而她的提名最終被歸在“影後”。這是更高的榮譽,但在章子怡的強勢麵前,又顯得希望渺茫。

  《狂舞派》中的阿花仿佛是為顏卓靈量身定做,她的演出清新自然可愛,是香港影壇多年未見的靈氣型選手,她有多年的舞蹈功底,黃修平當年選角的要求便是“跳舞很厲害”。顏卓靈的演藝生涯,便是靠跳舞入行,但又跳得投入,跳得有個性,與那些選秀或模特出身的女星有質的分別。

  最初麵試《狂舞派》時,顏卓靈隻有15歲,因為電影擱置了三年,顏卓靈在年齡和生活經曆上更加接近了這個角色。在這段等待的時間裏,她已經成了一個演員,出演過《大追捕》、《浮城大亨》和《迷離夜》等等,但《狂舞派》最終讓她脫穎而出,影片中的舞蹈元素讓她的天分發揮得淋漓盡致,說靈氣也好,本色也罷,顏卓靈都是香港影壇稀缺的一款演員。

  ▌ 蔡瀚億  為香港影壇再添一位諧星

  蔡瀚億在《狂舞派》中扮演的角色叫“柒良”,實際上是個逗角,在片中打太極功夫,發揮的卻是喜劇天分。周潤發在看完電影後驚呼蔡瀚億是星爺接班人,對其寄望極高。

  而香港喜劇演員也的確日漸凋零,仍靠鄭中基、杜汶澤等人撐場,年輕一代中也僅有王祖藍等寥寥幾位可堪大用。蔡瀚億的特色,是他並不像王祖藍一樣靠多才藝的模仿取勝,而更多是用心體會人物的性格,傳達更多的情感,這也讓他的幽默不拘一格。對“柒良”的塑造,他是以人物諸多可愛的怪癖而實現,這本身就是一種天才和個性。

  和顏卓靈一樣,當年23歲的蔡瀚億參加了《狂舞派》的演員選拔,電影三年之後才開拍,蔡瀚億也有了更多的人生經驗。為了這部電影,他推掉了一切工作,和早年夢想做演員而艱難度過的經曆近乎重合。雖然在《狂舞派》中蔡瀚億的搶鏡程度不如顏卓靈,但在後者未入圍最佳新人的前提下,蔡瀚億幾乎已經是一枝獨秀,在本屆金像獎之後,我們將見證一位新諧星的誕生。

  ▌ 李馨巧  10歲的“影後”人小鬼大

  李馨巧《激戰》劇照甜美可愛,乖巧懂事,活潑開朗,自信大方,多才多藝……這些讚美的詞匯都不妨加諸僅有10歲的李馨巧身上。這個來自馬來西亞的小女孩就是傳說中的天才兒童,小小年紀就精通幾種語言,5歲開始拍廣告,7歲演電影,精通鋼琴和小提琴,此外還是小有名氣的歌手,她在去年錄製了多期國內電視綜藝節目,贏得舉國讚歎。

  自結識林超賢開始,李馨巧已經接演了三部香港電影,分別是《逆戰》《逃出生天》和《激戰》,並以後者拿到去年上海電影節金爵獎影後,創下A級電影節影後的最年輕記錄。看過本片的觀眾無不歎其老練成熟,人小鬼大,因此這個影後也的確是實至名歸。此次李馨巧再以《激戰》入圍最佳女配角,勝算最大,但不論結果如何,她都已經成為香港電影中重要的一份子。

  ▌ 廖子妤  會不會是下一個舒淇?

  因為是模特出身,氣質姣好,又在《末日派對》中全裸出鏡,本屆提名最佳新人的馬來西亞裔女星廖子妤又被稱為“平胸舒淇”。

  一脫成名是當年最司空見慣的事,舒淇、李麗珍、吳家麗等數人甚至成了影後。但在近年,這種“為藝術犧牲”的壯舉少而又少,除非是“憂柴憂米”。廖子妤是馬國人,學生時代學電影電視傳播,但來港發展運氣不佳,此番借助全裸出鏡和金像獎提名,不知能否成為事業上的一個轉機,成為下一個舒淇呢?

  ▌ 蔣家旻  TVB小花旦闖進大銀幕

  蔣家旻雖然是提名“最佳新人”,但演藝事業已然小有成就,是TVB近年來力推的花旦之一,從《宮心計》到《愛回家》等熱播劇都有其演出。2013年她出演兩部香港電影,分別是《溝女不離三兄弟》和《第一次不是你》,儼然在鄧麗欣之後成為葉念琛的禦用女主角,在《第一次不是你》中,她扮演的妓女阿寶夾在愛情和家庭困境之中,演繹出一個女性成熟的一麵,得到了觀眾的肯定。

  ▌ 陳炳強 從星爺小助理到幕前新星

  陳炳強周星馳最擅長喜劇,也最擅長造星,不但挖掘骨灰,也培育新苗,《西遊降魔篇》中油光水滑的豬剛鬣,飾演者陳炳強本是該片的外場助理。因為選角時連續麵試多人未果,加上陳炳強的自薦,星爺最終提攜其上位。對陳炳強來說,這種機遇如《功夫》中的黃聖依,《長江七號》中的張雨綺,雖然是玩鬧戲份多,也算是一夜成名。在《西遊》之後,陳炳強已經陸續接演了多部電視劇。

  ——編劇篇——

  ▌ 餘曦   進入銀河映像的內地年輕人

  《盲探》入圍今年的最佳劇本獎,這部電影的劇本由韋家輝領銜,創作組中的一個年輕人,來自內地的餘曦,是韋家輝收的關門弟子。餘曦畢業於清華大學,後赴香港學電影,他的多部作業短片在國際獲獎,其中《堰塞》在鮮浪潮2010國際短片比賽(香港)獲公開組最佳編劇獎。在進入銀河映像後,他先後跟隨韋家輝完成《盲探》和《毒戰》的劇本,已經成為該公司的核心智囊之一。

  ▌ 陸以心  從酒吧女郎到彭浩翔禦用編劇

  陸以心和《誌明與春嬌》的編劇麥曦茵一樣是80後女生,並在《春嬌與誌明》中取代後者成為彭浩翔的聯合編劇,並獲得去年的最佳編劇提名。麥曦茵拓展了自身的職業道路,不但把自己的小說《前度》改編成了同名電影,還執導了《烈日當空》《華麗之後》,成為和陳果、胡耀輝、羅守耀比肩的影壇中堅力量。陸以心則做過臨時演員、私家偵探和酒吧女郎,是個愛吃愛玩的典型港女,有過這些顯得比較邊緣的職業經曆後,她漸漸成為彭浩翔的禦用編劇,彭浩翔最近的三部作品《春嬌與誌明》《低俗喜劇》和《飛虎出征》她全部參與,令香港編劇界又添一員女將。

  ▌ 翁子光 兩部電影都是高票房之作

  翁子光是影評人出身,多次擔任電影節的評審,同樣也是編劇和導演,本屆兩部重要電影《僵屍》和《救火英雄》的劇本都出自翁子光之手。2010年他以《明媚時光》提名金像獎最佳新晉導演獎,可惜擦身而過。他的編劇事業則在近年更近一層,個人雖未獲得金像提名,但去年這兩部電影在香港都是高票房之作。

AG8亚游集團 | AG8亚游資訊 | AG8亚游作品 | AG8亚游院線 | 旗下產業| 劇本中心 | AG8亚游論壇 | 聯係我們
网站地图: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