語言/Language
您所在的位置:首頁 >> AG8亚游資訊 >> 行業聚焦
中國影市青春期躁動:創作生態多元並存
2014-05-21  AG8亚游集團

 

“速度”與“激情”——中國電影業的發展,可以用這兩個詞來形容。

元旦、春節、情人節等節日檔期人氣爆棚,頻頻刷新國內票房記錄,“看電影”正成為大眾第一休閑項目;內地銀幕總數超過1.8萬塊,中國成為世界第二大電影消費國;電影創作上,則是“千帆競發,百舸爭流”……

但是,中國電影業發展到今天,也麵臨著整頓市場秩序、結構升級換代等新問題。如何在飛奔中調勻氣息,需要全行業的思考和努力。

多元並存的創作生態

中國電影市場湧動的活力是如此充沛,每一部優秀影片的入市,都恰似“一石激起千層浪”。沒有人知道市場這池水有多深,也沒有人知道濺起的浪花會有多高。

隨著這幾年來持續鋪設影院終端,今年電影市場迎來了新一輪爆發。春節七天假期加情人節檔期利好消息不斷,2014年2月電影票房超過30億元,刷新中國影史單月最高票房紀錄。這個“開門紅”的成績,讓人們對2014年的中國影市充滿了期待。

2013年,電影文化與電影創作“內在生長”,形成了多品種的結構,並進行了類型化的摸索;青年電影人在不斷嚐試之後,找到了自己的著力點。2014年,中國電影在經過持續地“內在生長”之後,開始呈現出多元並存的創作生態。

春節檔期兩部電影大熱,《大鬧天宮》票房突破10億元,《爸爸去哪兒》票房接近7億元。這兩部內容題材差異頗大的影片,代表著當下中國電影創作的不同方向。

珠江影業傳媒股份有限公司董事長趙軍認為,《大鬧天宮》是中國電影在製作上趕超世界水準的雄心與實力的代表,中國的大電影尤其是3D大電影的世界級評價必須以《大鬧天宮》作為標杆。全世界23個國家與地區同步上映,除《大鬧天宮》沒有第二部影片開此先例。

《爸爸去哪兒》則是互聯網時代接地氣的短平快作品。用“互聯網”為它貼標簽,是因為它的跨界屬性。多屏跨界、注重情感元素、注重用戶感受本就是互聯網時代的特色。同名電視欄目受歡迎,立即搬上銀幕,在春節檔期十分應景。

中國電影家協會秘書長饒曙光認為,在中國電影市場飛速發展的今天,原來既有的對電影的認識和觀念都不夠用了,“不斷被顛覆”。在這個多媒體時代、全屏時代,必須理解跨界合作、多元整合的巨大力量,要打破電影的傳統概念和定義。“電影市場是一個開放的市場,它可以包容多種形態、多種品種、多種類型的電影內容。”

眾多新生力量進入電影界,徐崢、趙薇、郭敬明、陳思成……這些“半路出家”的導演已經取得了不錯的成績。他們在導演圈雖然尚屬新人,但準備得很充分。

郭敬明帶來的嶄新氣息——大數據和網絡傳播語境下獲取觀眾的親和力,《爸爸去哪兒》對於家庭情感、細節的把握和產品化運營的思路,都已引起了中國電影人的思考。今年鄧超執導的《分手大師》、韓寒執導的《後會無期》等電影也將問世,繼續這一程“顛覆”之旅。

反思中國電影業,饒曙光認為,最重要的心態是包容,“對這些電影,我們不能用傳統標準作一個簡單的判斷。中國電影有很多新現象,簡單的肯定和否定都沒有意義。我們要深入研究它為什麽成功,這種成功是個例還是可複製的,電影產業在轉型過程中還有哪些問題,等等。從觀念的層麵講,我們還有很多規律性的東西沒有把握。”

饒曙光說,要給電影一些時間、空間。“要允許有這樣的‘第一次’。如果這樣的‘第一次’碰了一鼻子灰,它就不會有‘第二次’了;但是得到了某種肯定,一定會點燃他們專業上更高的欲望和更多的追求。這種衝擊,這種激蕩,這種新鮮感的帶入,非常重要。要相信他們,要期待他們成為中國電影的生力軍。隻有越來越多的人進入到這個戰場,我們才有更強大的戰鬥力。”

“在今天這樣一個時代,苛刻是最容易表現出來的文化態度。我們要有難能可貴的文化包容力,這非常重要。”本刊記者在采訪過程中,曾聽一位總局電影局官員這樣感慨。

“中國電影已經敞開了大門,入門者不論貴賤,而是論才華、論勤奮、論思路。”這位官員如是說,“隻要你具備專業才華,具備對電影的忠誠精神,就有可能成為一匹黑馬。”

“大片年”的期待

多元並存的創作格局也帶來了豐富多姿的市場。由於已有足夠大的市場空間,隻要影片定位是差異化的,就有可能出現多贏局麵。春節檔期的幾部影片就是如此:《大鬧天宮》票房超過10億元,《爸爸去哪兒》接近7億元,《澳門風雲》突破5億元,《前任攻略》過億元。情人節檔期的《北京愛情故事》也有近4億元票房的好成績。

過去一部“賀歲片”撐起整個“賀歲檔”的情形不複存在。在兩部影片的票房均突破7億元的2014年春節檔期,同時上映的其他影片也並未淪為“炮灰”。業內人士稱,這說明中國電影市場越來越成熟,觀眾各有所愛、各取所需。

藝恩谘詢副總裁侯濤認為,電影越來越多元,一個檔期可以容納更多不同類型的影片。單部影片獨霸某個檔期的現象會越來越少,兩部甚至多部電影同時打擂的現象會很常見。多元多類型的影片才能促進市場的整體增長。

越來越多的“藍海”市場浮出水麵。觀影人次不斷增加,電影觀眾年齡跨度日趨加大,導致細分人群的需求正在逐漸釋放。《小時代》釋放了青少年市場,《爸爸去哪兒》釋放了“合家歡”春節市場。中國影市既能容納傳統商業大片,也能容納像《爸爸去哪兒》這樣的新類型影片,還可以容納像《白日焰火》這樣獲得國際大獎、藝術品質被認可的影片。

當商場足夠大、顧客足夠多的時候,貨架上出現更多種類的商品是一件自然的事情。

京師範大學藝術與傳媒學院院長周星認為,2014年肯定是中國電影的一個特殊年份,2013年中小成本影片新導演占據了重要位置,大導演卻幾乎集體缺席。2014年無疑是大導演的重要回歸年,是重塑中國電影文化形象的一年。

他預測,未來的國內電影市場是小片和大片輪流執政、風水輪流轉的狀態。當然,“與大眾心態相吻合、接地氣的小片,會對過去那種內容空虛的大片起到抑製和警醒作用,但小片一直主宰市場是不可能的。”周星說。

張藝謀的新作《歸來》已經定檔5月。出品方樂視影業CEO張昭高調宣稱,這是一部全民的影片,是中國電影文化複興的時代之作。提前看過電影的周星覺得,《歸來》是一部極其出色的電影,“歸來的是張藝謀的大氣藝術本色,歸來的是編劇的絕妙設計,歸來的是中國電影藝術的高標準,歸來的是電影文化對於曆史和人性思考的深度”。

歸來的不隻是張藝謀,薑文的《讓子彈飛》是2010年國產電影票房冠軍,如今他四年磨一劍的《一步之遙》已經鎖定2014年賀歲檔。年近七十歲的吳宇森老當益壯,《太平輪》是吳宇森在《赤壁》之後的又一部史詩災難片。徐克執導的取材自紅色樣板戲的《林海雪原》、陳凱歌的《道士下山》也正在拍攝中。

光線影業CEO王長田認為,今年的電影市場特別值得期待。“今年和明年上半年連起來看,相信國產電影會迎來集中爆發的時間段。”王長田充滿信心地表示,至少在今年,國產片的市場份額完全有可能繼續超過進口片。

新人帶來是與時代同步的新氣息,“老人”在個人風格和文化追求上又形成了曆史積累的優勢。這些作品在電影市場中共同存在著,目前可能還有對立,但慢慢的會互相激發,時間長了,作品多了,就會有“潤物細無聲”的交互影響。

饒曙光分析,目前留給中國電影發力的“窗口期”並不長。“‘中美電影協議’是在2012年達成的,也就是一個五年的期限,到2017年可能還會有新的談判,還會要求我們進一步開放市場——留給中國電影的時間,現在算起來還有三年左右。”

他認為,在市場層麵,目前的首要任務是鞏固國產片的市場份額,保持一定的占有率,國產片票房占比50%是一個基線。而在藝術表達層麵,中國電影應該強基固本、提高質量,這樣在未來開放的市場裏才能有更強的競爭實力。“硬實力、軟實力都要有。這是我們無法回避的曆史性道路,必須要有危機意識。”饒曙光說。

事實的確如此,2015年美國好萊塢將有望迎來史上最強的超級大片年。隨著《複仇者聯盟2》、《阿凡達2》、《加勒比海盜5》、《碟中諜5》、《饑餓遊戲2》等眾多備受期待的商業巨製相繼定檔,中國電影市場將在一年後迎來這些大片的“輪番轟炸”。

“大片”起著行業標杆的作用,代表著本土電影的工業水平。它是一個綜合體,不僅是一個國家的軟實力,某種程度上也是硬實力的象征,因為需要資金、技術、人才、金融、保險業等各方麵的支持。中國是全世界僅有的幾個擁有強大的本土電影市場的地區,所以大型商業片非常重要。

經過2013年的沉寂,2014年的國產大片承載著很大的期望,同時也麵臨很多壓力。國產大片怎樣重新找到定位,如何擺脫過去的傳統大片模式,如何在高科技、本土化之間找到平衡,這是需要全行業思考的問題。

消費習慣養成

這兩年人們不難發現,不管是在一線城市、二三城市還是縣城,身邊都有了更多的電影院。

2013年全國範圍內新建影院903家,總影院數達到4583家;平均每日新增銀幕13.9塊,總銀幕數達到1.8萬塊;縣級影院的銀幕數增加了5300塊以上,很多地市級、縣級影院的票房增長、觀眾人次增長甚至超過了北京、上海、廣州、深圳這些大城市的增長率。按照這樣的速度,2014年將進入2萬張銀幕時代。

北京萬達文化產業集團副總裁葉寧分析,中國經濟從原來的外向型、投資拉動型,轉為內向型、消費拉動型。國家的戰略是經濟調整,老百姓自己的消費也麵臨調整。解決了吃和穿的問題後,人們會產生越來越多的文化消費需求,因為“原來這一塊太空白了”。

葉寧感歎,“我們很幸運,因為中國觀眾有很強的觀影熱情,他們很可愛。中國這個市場確實前途無量。萬達的1300萬會員,觀影頻率是一年六次,遠高於平均水平。這說明觀眾在大量回歸影院,享受看電影的樂趣。而且他們很年輕,充滿著活力,喜歡分享,消費力又極旺盛。”

在饒曙光看來,現在主流電影消費人群是二十歲左右的觀眾,他們跟十年前、二十年前的觀眾群體完全不同。他們沒有依賴電視的習慣,要麽追求新媒體的快捷傳播,要麽追求高情感的消費需求。而大銀幕觀影這種集體性的情感宣泄,對這批觀眾有很大的吸引力。他們正在成為中國電影觀眾的主體。

春節檔期的“黑馬”《爸爸去哪兒》,社交屬性尤其明顯。春節假期觀看一部“合家歡”電影,可以彌補平日對親情的忽視,正是集體情感宣泄的最好出口。在不遠的未來,電影院的功能將不隻是看電影,而是社交,影院社交服務的規模化將成為主流趨勢。

而從消費者的角度來說,當觀影成為購物休閑一體化消費環節中的一環時,時間成本也大大減少,購物、餐飲、看電影通常一站式搞定。隨著影院密度的增加和票價的降低,相比其他休閑項目,影院觀影的經濟性大幅提高。

人們養成影院觀影的消費習慣,電商和移動互聯網功不可沒。

2014年,手機淘寶喊出“3月8日馬雲請大家吃喝玩樂”的口號,在全國八大城市,超過200家影院,發起每張僅售3.8元影票搶購活動。無獨有偶,“百度糯米”則打出“女生節寵愛全國女生”的標語,在3月7~9日全國各大城市的合作影院,每張電影票隻賣3.7元。

“三八節”當天,國內電影票房刷出了1.32億元的紀錄,是去年同期的兩倍多。為了搶奪移動客戶端入口,電商們大手筆砸錢。按照手機淘寶公布的預定票款估算,當天手機淘寶為此支付的電影票款在7000萬元以上。

“微信電影票”同樣虎視眈眈,它背後的支持者是騰訊的合資公司高朋網,2013年12月中旬開始上線測試,現在每天有1.7萬人買票,日均售出3萬多張票。“微信電影票”一經推出就自然連接了微信2.7億活躍用戶和微信支付係統,而微信朋友圈的社交功能更契合了觀眾看電影的社交心理。高朋網副總裁黃福建雄心勃勃:“我們今年的目標是日均售票10萬張,未來兩年內將可能成為互聯網最大的電影票售賣平台。”

移動互聯網的迅猛發展,將給傳統電影行業帶來顛覆性的發展契機。2013年,中國移動互聯網市場規模達到1059.8億元,同比增速81.2%。各家不同背景的公司開始爭奪電影觀眾,淘寶、百度、騰訊、網易的加入,為電商購票市場的擴容增添了重要砝碼,更加多元的購票模式也將相繼出現。

“團800”最新的中國團購市場統計報告顯示,2014年前兩個月,電影票團購的整體成交額達到12億元,占全國總票房的將近四分之一。業內人士分析,2014年線上電影票銷售將有可能第一次超過線下銷售。其實,在很多一線城市,這已經是既成事實。

用手機購買電影票,去身邊的影院享受電影,再去微信朋友圈吐槽,讓更多的朋友走進影院,這已經成為中國觀眾日常生活的一部分。

重拳打擊“偷票房”

相比其他商品傳統的批發零售“一錘子買賣”模式,電影業執行的是獨特的“按次計費”的票房分賬製度。院線製度確立後,影院要獲得商業放映資質,必須安裝由總局核準的計算機聯網售票係統。每個影院的當日銷售紀錄必須實時上報到總局電影專項資金辦公室——我們看到的國內票房數據,正是由該辦公室統計並發布的。

一旦影片納入計算機售票係統,也就意味著影院首先要把稅前票房總收入的5%作為“電影專項資金”上繳,其餘95%參與分賬。如果影院“偷票房”,該放映場次並未納入售票係統,其收入就可以不繳專資、不參與分賬,直接裝入自己的口袋——盡管這是嚴重的違規行為,但在利益麵前,鋌而走險的影院並不鮮見。

中國電影產業發展到了一個關鍵時期。前些年以發展為主,邊發展邊規範;但當銀幕數達到1.8萬塊時,如果市場秩序再不加以規範,可能會對產業的良性發展造成很大傷害。

這次總局在打擊偷漏票房問題上采取“雙步驟”行動。一個是行政管理,更重要的是技術手段,即計算機售票係統從“05規範”向“13規範”升級。行政管理能起到一定的作用,但無法具體到每一個細節。過去單靠行政管理的手段去呼籲、遏製、打擊,效果並不明顯,而通過技術更新,則能從源頭上遏製“偷票房”。

今年5月1日,影院的計算機售票係統將全麵升級,10月1日係統全麵更改完畢。目前計算機售票係統遵從的是2005年的規範,當時的設計初衷是用來收取5%的專項資金。而今天,計算機售票係統的意義變得愈加重要,已被納入現代化管理體係。除了影院售票以外,網絡售票、手機售票端口等對計算機售票係統也有新的要求。

據了解,過去的電影票房都是24:00影片放完後才陸續打包上報,到第二天中午13:00~14:00才有95%左右報齊,之後不斷補報。這對於政府主管部門和院線來說,都是一個滯後的數據。售票係統升級後,對數據的準確性、公開性都有了更高的要求。它可以完成實時上報,設計達到最短10分鍾一報,不給影院留下作假的時間。

過去對售票軟件的管理也相對粗放,售票係統的軟件商根據“05規範”去研發軟件,通過指定的部門檢測,就可以公示並進入市場。但是進入市場的售票軟件,跟公示、備案的軟件技術細節是否一樣,則很難調查。如果在售票軟件上做一些手腳,這樣上報的數字就不那麽準確了。

“13規範”最大的特點是,通過新技術,在送交檢測時提取售票軟件的關鍵信息。而在軟件安裝時,主管部門會再進行一次檢測,提取的信息和國家平台的信息對上了,就說明這個軟件沒有變化。

在運行過程中,主管部門還可以去影院用這些手段進行抽查,對運行的軟件監測識別,改動是絕不允許的。如果是軟件商改動的,軟件商就出局了,一票否決製。如果是影院作了這樣的改動,就要整頓;如果被第二次發現作了改動,影院就會被吊銷營業執照。

2014年年初,總局電影局出台了規範市場的文件,以科技為手段,加入行政的力量和協會、片方的力量。媒體對此保持著高度關注。觀眾也積極參與監督,在網上曬出票根曝光“偷票房”行為。此次借助平台升級、軟件升級,多方合力規範“偷票房”,達成了一個綜合性的治理行為。

2月26日,總局電影局等方麵有所動作。山東萊州影劇院、山西臨汾時代華納國際影城等15家存在違規現象的影院,分別被處以停止供片等不同程度的處罰,有些違規影院遭停片一個月的處罰,有些則“無限期停片”被公開通報處理。

重拳整治“偷票房”,對不規範的市場行為產生了震撼作用。但遺憾的是,還有一些影院鋌而走險。第一批公示情節比較嚴重的影院正在停業整頓、停止供片。對影院來說,停止供片具有極大的震懾力。發行放映等行業協會可以組織片方聯合簽署協議,落實對嚴重違規影院的停片處理。

據介紹,對“偷票房”的處罰力度分為五個層次,包括“讓影院無片可放、無票房可偷”的停止供片處罰,取消影院今年電影專項資金先征後返、各種資助資格等。

“打擊‘偷票房’這是事半功倍的事情,不得不做,不做問題會越來越多,必須要做,而且絕對有能力去做。”葉寧非常支持總局整頓市場秩序的行為,他認為,如果企業靠不規範的經營方式還能生存得好,那對遵守規則的企業就不太公平了,容易出現“劣幣驅逐良幣”的現象。

“關鍵是有了規範就要嚴格辦理,要下重拳,而且堅持下重拳,這一定是一個長期的過程。上次討論這個問題的時候,我們非常支持也非常興奮。在春節前後真的下了重拳。我覺得這隻是剛開始,一定要堅持,要建立長久的管理機製。”

記者獲悉,這次總局重拳整治市場秩序將是一個長期行為,將來會定期“出拳”。一旦抓到不規範經營的影院,隻要核實就會不斷公布,絕不姑息。而且將來國家會建立市場經濟的誠信製度,其中有黑名單製度。一旦進入黑名單,很多優惠政策影院或院線就享受不到了。

公平競爭、誠信經營會帶來怎樣的連鎖效應?業內人士表示,最重要的是版權不遭受損害,還原真實的國內票房數字,最終的意義是對觀眾負責。製片方隻有收到合理的收入,才能拍出更好的片子,才有利於電影創作生產投入產出的良性循環。這看起來是個誠信問題,實際上是個利益分配問題。

跨界整合時代

2013年全國電影總票房達217.69億元。成績固然值得欣喜,但電影人也在思考一個問題,能不能別把寶都押在票房上?

王長田對記者分析,中國電影必須擺脫對電影票房的過分依賴。“在美國,票房占電影產業的收入比例隻有大約四分之一,而在中國大概是90%。如果我們能降到50%以下的話,電影市場規模至少可以再翻一倍。”他認為,目前包括多渠道發行、互聯網版權、遊戲授權、衍生品授權、主題公園等合在一起就構成了一個新的市場,這個市場的收入在電影產業中占有的比例在不斷提高。

從去年開始,電影公司的跨界整合風潮日漸洶湧,國內頂尖的電影公司都想在大文化產業上有所作為。電影仍然是核心驅動力,但大手筆的並購整合動作日漸增多,其中不少是跨國、跨行業的資源整合。

樂正傳媒研發谘詢總監彭侃認為,娛樂產業的各個領域之間存在共生效應,一個領域的產品完全可以在另一個領域再開發,並且獲得極高的市場回報率。這種共生效應驅使企業朝著集團化的方向發展。

“好萊塢就是這麽一步一步走過來的。傳統說法是好萊塢有六大製片廠,其實早已不適用了。它們不隻是製片公司,而是娛樂媒體集團,旗下涵蓋所有跟娛樂媒體相關的行業。它們資源廣闊,資本雄厚,在全球建立發行和營銷網絡,有了這種規模效應,利潤就相對比較穩定。”彭侃認為,跨界整合是一個必然方向。

華誼兄弟傳媒股份有限公司總裁王中磊認為,和好萊塢上百年的曆史比起來,中國電影發展的時間很短,但速度快,出現了好幾家具備一定製作水平和商業能力的影視公司,“可以說我們現在就是發展初期的好萊塢六大。將來中國一定會出現一批走在世界前列,甚至有機會超過好萊塢的影視企業,華誼一定會在其中占有一席之地。”

2014年3月,華誼擬與其他投資人共同組成“華誼兄弟投資方”,合計向美國Studio8公司投資1.2~1.5億美元,購買美國Studio8公司的股權。在成為美國Studio8公司的股東後,華誼將負責美國Studio8公司出品的所有電影在大中華地區的發行事宜。如果這項交易能夠達成,將成為近年來同類交易規模最大的一宗,也會成為迄今為止中國公司進軍美國電影製作業投資規模最大的一筆交易。

王中磊說,過去他們對怎麽發掘“華誼兄弟”四個字的價值作了很多探索,包括知識產權的衍生價值。“因為僅僅依靠票房收入,電影很難形成穩定、良性發展的產業。”

華誼2014年將繼續全產業鏈布局的戰略,主要通過資本杠杆投資和控股,完善內容生產、渠道和衍生三大板塊。去年華誼收購了廣州銀漢、浙江常升、浙江永樂,形成了電影、遊戲、電視劇、藝人經紀“四輪驅動”的結構。

王長田預測,未來中國會出現十家左右“全傳媒+全娛樂”結構的大型傳媒集團。這些集團有的是會從傳統公司而來,從內容領域介入新媒體業務,比如光線;有的會從新媒體公司而來,從上遊走到內容這一端。最後大家形成的結構是差不多的。“我當然希望光線是其中的一個,而且是比較領先的一個,同時又是有特色的以內容為核心的企業,因為有的集團是以渠道為核心的。”

王長田並沒有醉倒在資本市場的迤邐風光中。“大家還都是小企業,規模都相當小。隻不過市場期待值很高,所以給我們的市值很高。另外我們發展速度很快,而且將來還有巨大的發展空間,這讓我們看起來挺風光的,實際上還都是中小企業。我們有很多事情現在還沒有能力去做,不能過分操之過急,否則可能會出現較大的市場風險。”

最近王長田注意到,互聯網領域大企業如阿裏巴巴和騰訊,正在大量開展對內容的收購,是“有了渠道後往上遊走”,未來它們很可能會是那“十家大型傳媒集團”中的幾家,會成為主要競爭者。但傳媒娛樂領域不僅存在競爭,也有合作關係。這些集團在競爭與合作中,占用的資源、市場影響力會越來越大,當然內容規模、收入規模也會越來越大。“我們必須看到這樣的趨勢,然後去判斷我們未來會處於什麽樣的位置,來推動業務的進行。”

彭侃分析,中國電影業已到了結構升級換代的關口。如果隻是囿於行業內部的循環,那格局始終有限。如華誼兄弟已是中國電影產業的民營大哥,但世界上最大的娛樂媒體集團迪士尼的市值卻是將近100個華誼的規模。麵對這中間隔的99個“華誼”,中國電影業必須要走入“跨界整合”的時代。

AG8亚游集團 | AG8亚游資訊 | AG8亚游作品 | AG8亚游院線 | 旗下產業| 劇本中心 | AG8亚游論壇 | 聯係我們
网站地图: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