語言/Language
您所在的位置:首頁 >> AG8亚游資訊 >> 行業聚焦
業內人士:電影要市場繁華 更要藝術繁榮
2014-05-13  AG8亚游集團

 

“打開電視看電影”是電影頻道的一句口號,而今年春節檔的電影市場卻讓我們有了“走進影院看電視”的感受。湖南台的真人秀節目《爸爸去哪兒》經包裝被推上了大銀幕,在春節檔影市票房大賣。從《富春山居圖》到《小時代》,再到現在的《爸爸去哪兒》,近年來,備受爭議卻能取得票房成功的電影作品在電影市場頻繁出現,中國電影的這種現象耐人尋味。

中國電影發展道路之惑

據國家新聞出版廣電總局電影局公布的數據,2013年中國電影票房首次突破200億元。如果我們將1994年作為中國電影市場改革的開始的話,到2010年中國電影票房突破百億元,足足用了17年時間;而從100億元到200億元,則僅僅用了4年時間。借助電影終端院線的大力開發,中國電影經曆著爆發式的增長。但令人遺憾的是,這種增長尚體現在數字層麵上,電影製作和觀眾培養方麵還沒有跟上步伐。回首這些年的電影道路我們發現,一些創作者總在選擇捷徑——複製成功經驗、跟隨熱點話題、追逐資本的腳步,而鮮有創新之處。這樣的產業背景給隻看市場卻忽略了藝術探索的電影產品提供了生長土壤。

新世紀之初,國產電影借助好萊塢的經驗,走上了一條“大路”——大投資、大製作、大演員陣容。這條道路自《英雄》開啟,《無極》《夜宴》《十麵埋伏》《滿城盡帶黃金甲》等影片緊隨其後。站在曆史的角度來看,“大片”對中國電影的貢獻不可抹殺,它建立起中國觀眾的影院思維,並持續發酵觀影熱情。當一個事物被廣泛關注並持續談論之後,它才有可能成為一個產業。但大片也給電影帶來了一些問題:過度依仗視覺,規避人性複雜性,甚至出現價值觀曖昧不清的現象。最終,隨著一些作品口碑和票房的回落,“大片”盛行之風逐漸平靜下來。

“大路”行不通,中國電影接著尋求了一條外部突圍的“航道”——合拍。借助與其他國家和地區的製作經驗,發展本土電影。其中,與香港的合拍基本已完成了技術和文化層麵的對接,內地電影業成功吸取了香港經驗,有功也有過。但是,我們與其他國家的合拍卻麵臨著與各種機製對接的難題。很多打著“合拍片”旗號、實則是純外片的電影進入內地市場,在政策和市場麵前很難蒙混過關,因為無法滿足“合拍”條件隻得改頭換麵。《鋼鐵俠3》本想走合拍路線,結果不符合條件,隻得將中國明星範冰冰出演的3分鍾戲份加入了在中國上映的版本中,被調侃為“中國特供”,就道出了“合拍”中的尷尬與無奈。

在“大路”和“航道”被封之後,“小道”似乎也並非不可。自《失戀33天》在2011年光棍節檔期以小搏大以後,電影人看到中小成本電影的潛在市場。於是,當代題材、情感話題、新人導演成了國產電影的市場主流,尤以2013年最為突出。這一年,既有觀眾評價高低不一的《北京遇上西雅圖》《致我們終將逝去的青春》《一夜驚喜》,也有口碑不俗的《中國合夥人》與《全民目擊》,更有成為眾矢之的的《富春山居圖》以及《小時代》係列,這些國產片在同檔期的市場爭奪戰中,票房一舉打敗外國電影。當人們歡欣鼓舞地認為中國電影驅散了2012年的影市寒冬,終於迎來了春天之後,2013年下半年影市再度遇冷,以至於全國日票房產出量一度跌到2000萬元的低穀。僅以2013年光棍節前後幾天為例,全國共上映14部影片,《我愛的是你愛我》《意外的戀愛時光》《甜心巧克力》等一批期待複製《失戀33天》成功經驗的國產中小成本愛情影片全軍覆沒,淪為“光棍節檔”炮灰,使光棍節變成了電影市場的“光棍劫”。2013年下半年的影市寒冷一直持續到今年春節才顯示出些許的緩和跡象。

票房競爭中的焦躁心理

《爸爸去哪裏》的票房成功帶動了電影市場的回熱。可以說,電視人沒錯,觀眾也沒錯,在一個合家歡的檔期中似乎就應該選擇一個不設上限和下限的電影,即使它隻是一部動用了幾十台攝影機拍攝的高端家庭錄像帶。觀眾此時已不再關心它是否是電影,而隻是利用了電影院這樣一個空間完成了一次家庭聚會,這跟去KTV唱歌沒什麽區別。但對於一個國家的電影市場來說,一個熱播的電視欄目撐起了春節檔期的半邊天,值得人們深思。

知名導演用熱門段子拍出的電影也能賺得盆滿缽滿;年輕導演急於表達,但思想還不夠成熟;演員和作家憑借自身人氣,也能在電影界大展身手,而且收獲頗豐——電影行業存在一種人氣和話題淩駕於藝術創作之上的風氣,正在透支著國產電影的公信力。一部分創作者們好像失去了對電影藝術應有的敬畏感。我們無意於跟重視票房的市場發展思路唱反調,但對於一個民族的電影來說,應該是豐富多樣的,可以有娛樂形式、可以有實驗嚐試,但是真正扛起文化形象的還是有分量的嚴肅作品,關注我們的生存現狀,關心我們的生活需求,關愛我們的生命成長。但在這個對於中國電影發展來說最好的時代,國產電影還沒有很好地展現出與這個時代和社會共同呼吸的氣魄,而流露出了一種在票房競爭中的焦躁和不自信。

一味迎合市場是短視行為

當下中國的電影人應該是幸福的,一方麵,產業的高速發展提供了各種機遇,另一方麵,轉型期社會的矛盾複雜性為我們提供了取之不竭的創作源泉。在匈牙利電影理論家伊芙特·皮洛看來,電影是在世俗生活中尋求神話式的表達。對於中國電影而言,這種世俗生活便是熱氣騰騰的中國社會和時代氣質。但當下銀幕上,除了表達中國社會現實生活的優秀作品,還呈現出一些無關痛癢的搔首弄姿或脫離實際的主觀臆斷,令人遺憾。

中國不缺乏世俗故事,缺乏的是神話式的表達,一種對生活和生命的抽象認知。中國電影在藝術處理和價值觀的選擇上還有很長一段路要走。以2012年同檔上映的《一九四二》和《少年派的奇幻漂流》為例,前者以苦難情緒回溯了一段悲愴的歲月,後者則將一個人吃人的海難故事通過人與動物的友情展現出來,用高度隱喻的手法表達了創作者對於人生的思考。二者的區別在於價值觀統攝之下的藝術處理——舉重若重還是舉重若輕。《一九四二》可謂是國產電影中比較有開拓精神的嚐試之作,但我們更多的還是舉輕若重,還未能將主題導入更深遠的層麵。

《入殮師》劇照

藝術高超的地方在於,它能夠衝破現實的束縛,抵達人類心靈的彼岸。中國電影人常以“創作禁區”為借口,掩蓋自己無力的表達。但是,請別忘記,《一次別離》對人性和社會現實進行了深入挖掘,《入殮師》取自一個誰也不會認為有話題性的題材,《恐怖直播》將一個封閉環境空間下的氣氛營造得如此緊張……伊朗、日本、韓國,這些亞洲國家的電影都有值得我們借鑒之處。中國的電影創作者、投資人不應該一窩蜂似地去複製別人的成功經驗,而應該從自己的生活中發現戲劇性瞬間,並投之以情感和想象。一味迎合市場的投機注定隻是短視的市場行為。

一個健康的產業應該呈現良性、平穩的發展勢頭,而中國電影市場的不穩定狀態證明我們離產業成熟有序發展還有一定的距離。一個國家的文化發展與經濟騰飛應該同步,但是,我們的經濟發展勢頭過快,相應的文化配套以及民眾文化素質都未能及時跟上。我們的城市建設可以日新月異,但文化建設卻是長期的係統性工程。盡管如此,我們還是相信,中國電影的現狀也隻是現代化進程中的一個必經階段,我們會找到適合自己本民族電影發展的獨特道路。令人欣慰的是,《爸爸去哪兒》之後,具有一定藝術水準的愛情影片《北京愛情故事》在情人節檔期票房飄紅,《白日焰火》和《推拿》兩部影片又在柏林電影節上大放異彩,又再次提振了我們對中國電影的信心。在這樣的憧憬中,站在200億票房的起點上,電影人任重道遠。

(作者為《電影》雜誌社編輯,電影學博士)

AG8亚游集團 | AG8亚游資訊 | AG8亚游作品 | AG8亚游院線 | 旗下產業| 劇本中心 | AG8亚游論壇 | 聯係我們
网站地图: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