語言/Language
您所在的位置:首頁 >> AG8亚游資訊 >> 行業聚焦
《白日焰火》發力 獲獎華語片何時商業成功
2014-03-31  AG8亚游集團

 

      《推拿》獲藝術貢獻銀熊獎!廖凡拿到首個柏林電影節華人影帝!!《白日焰火》擒獲金熊大獎!!!華語電影連下三城,頒獎結果高潮迭起。

  表麵上看,華語片這次在柏林,簡直是八麵威風,所向披靡。但置身其中,看過最初《推拿》的超低分墊底,到最後《白日焰火》的絕地反擊,經曆過國外媒體從漠不關心到蜂擁而至,才體會到這是一場看不見的“自衛反擊戰”!

  華語片在柏林電影節上演“激戰”的同時,國內的電影人們也力圖改變“影展片”國際獲殊榮,國內難獲利的狀況。獲得金熊獎最佳影片、銀熊獎最佳男主角兩項大獎的《白日焰火》出品方幸福藍海集團相關負責人透露,接下來他們將運作《白日焰火》的國內上映事宜,並期待影片國內票房能超過億元大關,這樣,他們便創造了真正的曆史!

  華語片柏林征途紀實:從全體低迷 到絕地反擊

  本屆柏林電影節最喜人的,要屬三部華語片同時入圍主競賽單元的戰績。然而盡管滿載著國內觀眾和媒體的深深祝福,三部華語片《推拿》、《無人區》、《白日焰火》在柏林電影節的競賽經曆卻充滿坎坷與意外。

  2月10日 頒獎前5天:《推拿》評分墊底

  2月10日,三部入圍主競賽單元中最先亮相的,是婁燁的盲人題材電影《推拿》。鑒於婁燁在歐洲影壇上的知名度,《推拿》無疑成了中外媒體抱最大希望的華語片。

  影片首映當天,上座率不足7成,血腥的戲份也讓不少觀眾“倒吸一口涼氣”,大量的手持攝影,和故意虛焦的畫麵,模擬了盲人世界的視覺體驗,職業演員飾演盲人,和一群真的盲人在一起搭戲,絕對是華語片裏少見的質感真實。

  可惜,推拿中的演員們戲份相當平均,中國媒體也普遍認為,《推拿》將至少與演員獎項無緣。外國媒體對於《推拿》的評價也不高,甚至在《Screen》柏林電影節的場刊上,《推拿》以1.5分(滿分為4分)墊底。

  2月12日 頒獎前3天:《白日焰火》評價尚可

  由於《推拿》的首戰失利,讓中國媒體對於相對比較陌生的刁亦男導演產生了更多的期待。有點出人意料的是,《白日焰火》受到外國記者的關注度也比較高,開場前排隊排得繞了好幾個彎,整個影廳基本座無虛席。

  《白日焰火》的開場,一場廖凡的兩個警察搭檔被殺害的戲拍得十分令人驚豔,樸素真實得讓人直哆嗦。但隨著情節的推進和懸念的揭曉,影片的節奏卻似乎越來越慢,主題的模糊曖昧也逐漸凸顯出來。對此《好萊塢報道》和《Screen》的影評也都指出了類似的問題。

  放映結束後,中國媒體麵麵相覷——電影是不錯,但似乎也到不了讓人拍案叫絕、成為金熊的強有力競爭者的程度。《白日焰火》的場刊上評分為2.3分,雖在三部華語片中評價最高,但所有競賽片中的評分隻能算是在中間段。

  2月13日 頒獎前兩天:外媒更關心審查問題

  最後一個亮相的《無人區》,從導演到演員,在國內都算得上是全巨星陣容,然而大概因為開場時間過早的緣故,《無人區》首映的當天上座率隻有3成左右。

  而影片放映過程中,外國觀眾的關注點也與中國觀眾大相徑庭。比如說他們在小馬奔騰的片頭播放時就開始笑場,在記者會上隻關心餘男為啥窮途末路了還穿Burberry,在對導演的采訪中更關心的是電影在中國的漫漫審查故事。

  《無人區》最終的場刊評分是1.8,略高於《推拿》,但仍獲獎希望渺茫。

  2月15日 頒獎當天 12:00 《白日焰火》臨時收到組委會通知

  《白日焰火》放出消息稱收到組委會的通知,意味著拿獎有戲。中國媒體此時方如夢初醒,看到一絲華語片拿獎的希望。而《推拿》和《無人區》都無此類消息傳出。

  如果再往前尋找蛛絲馬跡的話,此前作為評委的梁朝偉曾出現在《白日焰火》在柏林舉辦的酒會上,似乎從某種程度上代表了對該片的認可。

  2月15日 17:30 閉幕紅毯:兩部華語片都能得獎?

  《推拿》和《白日焰火》劇組都出現在閉幕紅毯上,似乎預示這兩部電影都有獲獎可能性,而擁有寧浩、徐崢、黃渤豪華班底的《無人區》劇組卻並未出現在紅毯上。

  2月15日 19:00 頒獎典禮:華語片拿獎拿瘋了!難以置信!

  頒獎典禮開始,大部分中國媒體都在金熊休息室,通過大屏幕期待見證華語片在本屆柏林電影節上的收獲。

  《推拿》首先斬獲藝術貢獻銀熊獎(攝影),算是個小驚喜,如上所述,《推拿》在攝影上確實有獨到之處。

  接下來,中國媒體繼續焦急等待:《白日焰火》到底能得什麽獎呢?梁朝偉走上台揭曉影帝得主:“廖凡!《白日焰火》,廖凡!

  然而驚喜還不僅僅於此。“難以置信!”當最高獎項金熊獎被宣布頒給了《白日焰火》時,導演刁亦男和他的演員們走上台,半晌才說出這四個字。同樣難以置信的中國媒體在金熊休息室集體鼓掌!見證這絕對瘋狂的一夜!

  2月15日 20:45 發布會:外國記者不服氣 廖凡受冷落

  根據組委會的安排,獲獎者在頒獎典禮結束後要輪流接受媒體群訪。媒體上座率在7成左右,外國媒體曾在我們的隨機走訪中表示過“華語片在國際電影節上並不重要”的觀點,由獲獎後的媒體上座率來看,國外記者對華語電影的確興趣有限。

  《Screen》的新聞標題幹脆沒提華語片,隻說“《少年時代》在柏林電影節上拿獎”。《少年時代》導演理查德。林克萊特這次拿到的是最佳導演獎,但該片在場刊中的評分高達3.7分,位居第一,此前在媒體中的呼聲也非常高。

  記者發布會上,理查德。林克萊特收獲了全場最多的掌聲(雖然場內的中國記者占了快一半),更有外國記者對他提問時直言:“最好的電影沒拿金熊”。理查德。林克萊特大概內心暗爽,不過嘴上還是說:“不知道評委的想法,這就是競賽,有輸有贏。其實電影並不是要和誰來比啦。”最誇張的是,連組委會安排的發布會主持人也興奮表示覺得《少年時代》最好,完全把現場的中國記者當透明……

  刁亦男和廖凡被安排在最後一組接受訪問。刁亦男在發布會上坦言沒想過拿金熊,“我們在場刊評分並不處在前列,不敢奢望會有那麽大驚喜,特別拿到影帝後,覺得已經夠了,沒想到拿金熊,就圓滿了。”外國記者照例對審查更感興趣,刁亦男答得也不卑不亢:“我們電影能來柏林本身就說明審查在進步在包容,我們的工作就是努力讓所有電影人有一天可以自由創作表達。”而新科柏林影帝廖凡則受到外國記者的冷落,就被中國記者提了一個關於明年生日禮物和規劃的問題。

  不過,即使外國媒體再怎麽不以為然,華語片在柏林上演驚天絕地大反擊,都已成既成事實。也許,這才是電影節的魅力所在,永遠有意外,永遠有驚喜。

 

華語片海外電影節征戰史:逐漸走向名利雙收

  早期的《紅高粱》、《活著》、《十七歲的單車》等作品都屬於牆裏開花牆外香回首華語電影一直是世界各大電影節的常客,並屢屢在世界上獲獎,但獲獎之後能夠到國內獲得票房回報的,屈指可數。然而這樣的現象,正在慢慢被改變。

  曆史回顧:獲獎作品難以“名利雙收

  早期獲得大獎的電影,諸如《紅高粱》、《活著》、《十七歲的單車》等,要麽因為總體市場太小、要麽因為審查不順,都沒有在國內獲得什麽市場回報。

  近年,華語電影繼續在世界各大電影節上獲獎。2006年,賈樟柯執導的《三峽好人》獲得威尼斯電影節最高獎項金獅獎,可國內上映時撞上張藝謀執導的《滿城盡帶黃金甲》,結果直接成了炮灰,票房隻有幾百萬元。

  同年,劉傑執導、李保田主演的《馬背上的法庭》也獲得威尼斯電影節地平線單元最佳影片大獎,可上映時照樣無人問津。

  2007年,由王全安執導、餘男主演的《圖雅的婚事》在柏林電影節上獲得最高獎項金熊獎,國內上映時再度無人問津,票房也隻有幾百萬元。

  而相比之下,《三峽好人》、《馬背上的法庭》和《圖雅的婚事》已經算是夠幸運了,因為它們在國外拿到大獎後,至少在國內公映過,而《藍風箏》、《頤和園》、《鬼子來了》等影片,國外獲獎後國內被禁,其相關導演還上了“黑名單”,職業生涯受到影響。

  最新變化:入圍影片仍然文藝 但商業性加強

  然而,隨著中國電影產業的井噴式發展,這樣的狀況在近兩年開始漸漸有所改觀。

  2010年,由李玉執導、範冰冰主演的《觀音山》在東京國際電影節上拿下最佳藝術貢獻獎和最佳女演員兩項大獎,2011年國內公映時獲得了8000多萬票房,成為近年唯一一部“名利雙收”的獲獎影片。

  今年的柏林電影節,這種改變更加明顯。入圍本屆國際電影節主競賽單元的三部華語片中,《無人區》已經在國內公映過,累計票房超過2億,算是主流商業片了。

  婁燁執導,郭曉冬、秦昊、黃軒和梅婷、黃璐等人主演的《推拿》,雖然仍然偏向於文藝,但婁燁在接受記者采訪時也坦承,該片在拍攝之初就是衝著要在國內公映去的。

  刁亦男執導,廖凡和桂綸鎂主演的《白日焰火》就更不用說了,此次柏林之行,主演廖凡和劇組兩次宴請媒體記者,影片全球首映新聞發布會結束後立馬安排國內媒體群訪,第二天又安排主演專訪,完全是在按一個商業大片的規模操作。

  除了主競賽的三部華語片,入圍本屆電影節“電影大關”單元的《魔警》由吳彥祖、張家輝、任達華等一線影星主演,導演林超賢在接受記者采訪時坦承,影片投資很大,必須要獲得市場回報才行,而將影片片名定為《魔警》,正是為了增強它對普通觀眾的吸引力。

  未來趨勢:《白日焰火》將推動獨立電影走向市場

  目前,獲得“金熊獎”的《白日焰火》正在積極籌備國內公映,把目光盯向主流商業市場。

  該片導演刁亦男在接受記者采訪時透露,其實《白日焰火》的劇本他寫過好幾稿,前麵幾稿特別文藝;在投資方要求下,他一次次修改,從場景設置、故事結構、演員配置等各方麵一步步增加其商業元素,最終才形成現在的版本。雖然仍然個性十足,但已最大程度地保證了它可以被普通觀眾接受。

  問及對《白日焰火》的票房期望,刁亦男表示:“國內票房我相信應該比之前任何一部得獎的影片都會高。我感覺我們想拍一部有觀眾、又有自我表達的電影,兩者兼顧吧,這一點至少在柏林影展實現了。票房當然是考驗啦,沒關係,來吧!”

  同時,刁亦男還很有信心《白日焰火》會推動中國的獨立電影進一步走向市場,實現名利雙收:“不一定非要拍一種類型的電影,不一定非要拍麵對現實的批判性電影,你也可以通過自己的幻想、講一個有意思的故事,同樣也可以傳達你對人性,對社會的態度。”

  如果不出大的意外,帶著“柏林金熊”和“柏林影帝”的光環,《白日焰火》票房極有可能衝向億元,實現獲獎影片新的市場突破。

  深度解析:市場和創作者的雙向需求

  華語獲獎片逐漸走向市場企圖“名利雙收”,是市場和創作者的雙向需求。

  國際市場方麵,目前已經很難排除華語電影的崛起。比如今年華語電影在柏林電影節上鬧得風生水起,《推拿》導演婁燁就認為這屬於正常現象:“因為中國市場的整體狀況和它的飛速發展,現在國際市場已經很難排斥中國電影了。這些電影節它不是簡單的一個競爭平台,實際上是世界電影行業的一個窗口,在這個窗口裏頭已經很難排除所謂的中國元素,因為本身它這個行業已經在發展的快速軌道上了。”

  《歸來》和《太平輪》成了搶手貨另一方麵,因為華語片的陣勢龐大,本屆柏林國際電影節上的“歐洲電影交易市場”上,華語片也頗為受寵:吳宇森的《太平輪》、張藝謀的《歸來》、許鞍華的《黃金年代》,劉德華主演的《風暴》,國產3D動畫《兔俠傳奇2》等都來到柏林賣片,其中《太平輪》和《歸來》還都成了搶手貨,而這正是中國電影人夢寐以求的事情。

  不能不說,在目前的大環境下,任何一個國際影展或電影節,都必將有華語電影的出現。可另一方麵,中國的國內市場正在飛速發展,2013年全年總票房接近40億美元,成為僅次於美國的全球第二大市場。任何一部影片的投資人,隻要稍有理智,他就不可能為了參加某個國際電影節,主動放棄中國內地如此龐大的本土市場。

  如此一來二去,就必將出現《無人區》、《白日焰火》這種個性和商業性兼具的華語電影,其中個性是為了迎合國際影展,商業性則是為了市場需求。

  對於電影創作者尤其是投資人來講,收回投資應該是其最基本的需求。因此出現個性和商業性兼具的電影,是市場和所有創作者的雙向需求。

AG8亚游集團 | AG8亚游資訊 | AG8亚游作品 | AG8亚游院線 | 旗下產業| 劇本中心 | AG8亚游論壇 | 聯係我們
网站地图: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