語言/Language
您所在的位置:首頁 >> AG8亚游資訊 >> 行業聚焦
上半年影市解讀:“瘋狂票房”沒5億都丟臉
2013-07-19  AG8亚游集團

 

     當博納影業總裁於冬等業內人士在上影節時大膽預測“今年的票房肯定超過200億人民幣,應該在220億左右,2018年中國票房收入會達到如今北美市場100億美元的規模”時,很多人還在半信半疑,中國電影市場已經發展得如此迅速?是的,不要懷疑!截至6月30日,2013年上半年內地票房總數超過了108億,同比增長33.8%,國產片票房突破67億,超過進口片20多億。上半年票房排行榜前十名中,國產片占據四席,《西遊降魔篇》以12.45億的成績毫無懸念成為冠軍。
 
  如今,票房過億不再是新鮮事兒,過五億隻是好成績的基本標準,國內電影市場這近似“瘋狂的票房”成績正在昂首闊步繼續大步向前跑。而同時,受追捧的不再是超級製作的大片,中小成本影片反而成為廣大觀眾的心頭好;去年曾經聞之色變的“好萊虎”在2013的上半年竟大顯頹勢,中外合拍、合作也以“特供”、協拍、注資等遍地開花,進入到全新階段……
 
  當然,在這些表麵繁華和誇張數據的背後,在機會與風險並存的時代,也同樣隱藏著許多需要冷靜思考的問題,從《西遊》嚇哭娃娃們的分級討論,到越爛越罵、越罵越看的審醜心態,再到《小時代》引發的粉絲和大V之間和的唇槍舌戰……通過對於今年上半年內地電影市場的票房情況觀察,特別推出“電影怪現象”係列策劃,首篇以“熱票房”和“冷思考”試圖解析這些數據背後的奧秘,不求透過現象能夠看清本質,但求拋磚引玉,能給大家提出一些建設性的思考方向。
 
  == 熱!到底如何瘋狂?==
 
  「上半年內地票房井噴 痛毆“好萊虎”」
 
  國產片票房大打翻身仗 是個電影就過億?
 
  還記得去年“進口片新政”給國片帶來的傷痛麽?還記得去年大喊著“華語片救贖之路”的憤青文青們麽?還記得去年全國票房百億當中,國產片僅僅拿到48%麽?……然而國內電影市場的這一切一切,都在今年上半年發生了翻天覆地的變化,這一轟轟烈烈的“洗牌”運動讓國產片揚了眉吐了氣打了漂亮的翻身仗,更讓中國電影市場成為全球炙手可熱的香餑餑。
 
  2012年全年內地票房170.73億人民幣,過億影片達到43部,其中國產片19部,進口片24部。而今年僅僅前六個月,內地票房總數就已經超過了108億,同比增長33.8%,國產片票房突破67億,超過進口片20多億。而最令人感覺到中國電影票房爆炸式增長的,是上半年過億電影已經有26部(截至7月11日),國產與好萊塢各有13部。其中國產片票房超過5億的共有4部,而進口片除了《鋼鐵俠3》之外,其餘都在4億以下。
 
  從去年年底的《人再囧途之泰囧》以12.6億刷新紀錄開始,《西遊降魔篇》12.4萬緊隨其後,接著《北京遇上西雅圖》、《致我們終將逝去的青春》、《中國合夥人》等多部影片票房大賣,讓幾乎所有人都有同一個感覺——是部電影就能過億,而過3億、過5億成為一部成功影片的新基準線。
 
  類型片元素凸顯摸準觀眾需求 商業運作開啟
 
  從去年底到今年初的這半年時間開始,一批中等成本影片大賣,《寒戰》、《泰囧》、《101次求婚》、《廚子戲子痞子》、《分手合約》、《北京遇上西雅圖》等一批影片接連交出令人驚訝的成績單,令人看到影市格局麵貌大變。隨後上映的《致青春》、《中國合夥人》、以及《小時代》等等,票房也都高居不下。而根據各片片方對外宣布的數字,這些影片的成本均在2000-6000萬元。
 
  而從影片形式上來分析,也不難發現越發朝向商業片、類型片的方向發展。《泰囧》的徐崢、《北京遇上西雅圖》的薛曉路、《致青春》的趙薇、《小時代》的郭敬明……這是一批擺脫了所謂第五代、第六代的“標簽”而真正在商業環境下成長起來的導演。盡管他們的影片,各有各的不足,但勝在分得清影片類型:警匪片、喜劇片、愛情輕喜劇、青春片……他們摸準了觀眾的需求,因此也更經得起商業片標準的考量,成為適銷對路的商品。
 
  好萊塢大片打內戰 檔期杯具成敗北關鍵
 
  反觀今年同期上映的好萊塢電影,唯獨一部《鋼鐵俠3》讓小羅伯特.唐尼大炸盔甲還勢頭不減收獲有7.53億元,上了5億票房的線。其他如《魔境仙蹤》、《雲圖》均隻以1.6億寥寥收場、阿湯哥的《遺落戰境》最終票房隻有1.43億,他的另一部影片《俠探傑克》則完全沒過億、《生化危機5》還是仗著有中國影星李冰冰做噱頭,結果在中國內地也隻拿下1.08億的票房,而《巨人捕手傑克》和《悲慘世界》分別以7902萬元和6346萬元票房被淹沒在排名底層。稍微好一點的《瘋狂原始人》、《007:大破天幕危機》、《特種部隊2》、《星際迷航》、《霍比特人》也都隻停留3億上下徘徊。
 
  外片成績如此疲軟,除了引進大片題材往往以科幻、動作以及超能英雄等為主過於單一,大片劇情單薄,看電影隻看特效而引發的審美疲勞之外,更重要的一個原因則是敗在了“國產保護月”的政策傾斜上。
 
  去年“進口片新政”公布後,國內電影市場的檔期亂戰至今應該仍記憶猶新,而從去年後暑期檔上映的《超凡蜘蛛俠》與《蝙蝠俠前傳3:黑暗騎士崛起》對掐的“成功”後,國片保護的手法也就逐漸能摸清套路:讓進口片隻能和進口片拚,讓出空閑檔期給國產片充分施展。
 
  於是今年上半年,如把5.1黃金檔給了《致青春》的《鋼鐵俠3》這種“讓”出了優勢檔期的,再如《被解救的薑戈》這種一部調檔下線導致《超人:鋼鐵之軀》、《星際迷航》延期,再導致《速度與激情6》直接從上半年5月底推到了7月底(當然《薑戈》本身也很憋屈)。而在最熱鬧的暑期檔,《重返地球》、《環太平洋》、《驚天危機》、《速度與激情6》等多部進口大片紮堆在7月底火拚,從目前的檔期安排來看,8月份除了3D轉製的《侏羅紀公園》和動畫片《怪獸大學》之外,則是妥妥的國片天下。
 「中小成本大賣,大片時代終結」
 
  170天破百億,119%的增長率,一茬茬“異常”的高票房數字將中國影市炒得熱火朝天。而在今年過五億線的片子裏,《北京遇上西雅圖》、《中國合夥人》等多部中小成本的“現象級”影片更是喧聲奪人,整個上半年中小成本片不斷在刷新著票房規則和影市印象。
 
  票房強心針 助力中小片“翻身得解放”
 
  中小成本片的崛起曆程可以追溯到11年的黑馬之王《失戀三十三天》,該片製作成本不到1千萬,卻在大陸地區創下3.5億的票房佳績。“四兩撥千斤”可算牢牢對上了製片方的心思,一著觸發電影公司對中小成本片的重視。
 
  早前電影公司對中小成本片的投資其實均不待見。小馬奔騰影業鍾麗芳曾在訪談中說到,在過去,3000萬成本的中等片需要票房過億才能夠回收成本。2013年以前,中等成本片收獲過億票房是有較高的難度和風險的,因此在很長一段時間裏,電影公司對中等成本電影的投入都非常謹慎。
 
  去年年末徐崢處女作《人再囧途之泰囧》以1400萬投資,蛇吞12.5億更是為中小成本片注入速效強心劑。《致我們終將逝去的青春》7.17億、《中國合夥人》5.34億、《北京遇上西雅圖》5.18億。隨著新湧出的數據頻頻刷新,業界言論開始傾向於從2002年張藝謀《英雄》帶起的大片時代基本宣告終結。
 
  大佬齊澄清:中小片紮堆紅火 乃多因素助推
 
  雖然華誼今年在上海電影節公布的“H計劃”也明顯比以往更多關注中小型作品,但各大電影公司大佬卻不輕易對大片時代終結下定論。王中磊說:“中小成本電影的成功是在一些大片故事空洞、觀眾沒有得到滿足的情況下實現的。作為一個行業來說,一定還是需要一些商業大片支撐。”博納影業的於冬也指出中小成本影片隻是贏在“接地氣”,而不是真的技術過硬。
 
  不可否認,新導演們以中低成本拍出的類型片確實與觀眾更加親近也互動頻繁,但這高票房背後還有二、三線城市院線版圖擴大、電影營銷的成熟等因素的支撐。百花齊放是中國電影發展的重要一步。大片也好,小片也罷,市場都需要。觀眾花錢進影院呆上2個鍾是為享受一部電影欣賞一個故事,不是帶計算器去算每幀畫麵投資了多少。電影,重要的是內裏故事要講動聽,外頭產業化有得發展。
 
  目前中國電影與國外最大的差距仍在於,電影產業化結構尚停留在初級階段,而且不可避免地帶有盲目性。中國電影人目前追求票房收益的熱情還遠遠高於打造國際影響力的決心。不少電影人也有傲慢的“成功觀”:口碑差不怕,錢賺到手就萬事大吉。再加上營銷發行強助力熱炒作,爛口碑高票房現象也成中國電影一大“怪”擠入眼球。
 
  「爛口碑+高票房,越雷越看?」
 
  票房數字漂亮了,但影片的質量和口碑卻良莠不齊,其中尤以“富二代”備受苛責。但與口碑形成強烈對比度的是《富春山居圖》和《小時代》票房絲毫不難看,罵聲愈甚,票房愈高。《小時代》上映首周,影院排片極盡“溺愛”所能事,平均占比高達48%,遠超同檔期《超人:鋼鐵之軀》、《不二神探》等片,更有影院“慷慨”給出100%排片令人咋舌。
 
  排片、營銷齊發力 票房難與質量掛鉤
 
  一部影片的質量通常首周過後好壞立現,所以衝首周也成了爛片法寶。但也並非每部衝首周“爛片”都能如願以償忽悠得到觀眾,票房的高低由影片的排片和營銷力度直接關聯。
 
  營銷方麵,《富春》和《小時代》可謂功課做足。《富春》先期以動作奪寶因素和強大演員陣容吸引眼球,後續則毫不忌諱將“口水電影”標簽往身上貼,迎合全民吐槽大狂歡推波助瀾。吸引了不少“好奇該片有多爛”的觀眾去貢獻票房。
 
  如果說《富春》還熱臉迎合“你罵我罵大家罵,觀眾齊齊來找茬”大潮,自我調侃盡顯樂天派屌絲風範。那麽《小時代》就是典型的傲嬌悶騷清高款。麵對吐槽連連,丟下句你看到拜金主義是你的問題,一副“本尊原本非俗世人”的飄逸姿態。直接令吐槽者一口熱血上湧,傲嬌接受無能。
 
  “粉絲電影”四大字於是成《小時代》標簽及自豪資本。所謂粉絲電影,即隻要這個人我喜歡,無論他導演/出演什麽電影都不分青紅皂白一概支持,且任何人不得放肆詆毀偶像的電影。粉絲電影於是含金湯勺出生得天獨厚。光是郭敬明十幾年的讀者群以及楊冪的瘋狂粉絲們湊一湊,至今這4.2億票房已經算少了。偶像超強精神支撐及帶動能力在極大程度上支撐了票房成績單的漂亮相貌,差評如潮和財源廣進毫無違和。
 
  穩住電影大方向 多類型百花爭豔屬正常
 
  中國電影在發展,受眾群在擴大,影片爭豔齊放是必然,我們不可能要求所有影片都藝術氣息濃重。用華誼老總王中磊的話說“《小時代》對行業的貢獻是在國產片中建立了新的電影類型——‘粉絲電影’,像看演唱會或者參加握手會!”
 
  爛片確實需要社會輿論的批提升,但是爛口碑高票房,無需提升到“審醜盛行,亂象重生”之類文化批判的高度。中國電影大機器在急速運轉,前進的大方向正確,小零件出點故障發點嘎吱聲是正常,隻要這小故障不要擴散成了大問題,左右扭曲了方向。
「二三線城市爆發左右票房 觀眾群年輕化」
 
  二三線城市票房崛起 觀眾品位左右大局
 
  2013中國票房最大的恩主應屬二、三線城市觀眾。據統計,一線觀眾的比例已弱化到不足30%。由於一線城市的影院建設目前已經趨向飽和,二、三線城市的發展成為各大院線的爭奪重點。大地、金逸、橫店、星美等院線在二三線城市逐步建立起院線矩陣,吸引了大批新鮮票房主力。其中,大地、廣州金逸珠江、浙江橫店院線增長率均超過50%。光是2013上半年,內地影院猛增數目達419家,銀幕新增1962塊,上半年銀幕數超過15000塊。
 
  由於二三線城市觀眾的觀影習慣驅使,他們對國產電影的親切和熱愛程度遠甚好萊塢,對“接地氣”的類型片接受度高於恢宏壯闊的大片。鬼馬逗樂的《泰囧》一舉斬下12.6億,而題材優秀卻稍顯沉重的《一九四二》慘遭滑鐵盧就是力證。這批新鮮受眾湧入影院,在一定程度上促進了類型片的發展,也步步填實了國產片的底氣。
 
  觀眾群年輕化 造《小時代》橫行契機
 
  與此同時,觀眾群體也更加年輕化和小城市化,根據中國電影放映協會所公布的數據,2012年中國電影觀眾平均年齡為21.5歲,而2009年,這個數字是25.7歲。那麽電影觀眾年輕化是否會伴隨中國電影低智化同步出現?我們以《小時代》為例,盡管其票房沒有預想中高,但是急速定下續集三部曲的拍攝計劃冥冥以表明其市場價值不容忽視。郭敬明是絕對的市場好手,他能精準把握市場脈絡,鎖定目標受眾人群。在他的故事裏構架一個精致唯美浪漫傷感的虛擬情境,應和著年輕少男少女們的憧憬和想象。在如今日益年輕化的觀眾群裏撈上一把更顯輕而易舉。
 
   觀眾對電影的喜好其實無從定勢。我們曾經有十年時間專注於大片的投入發展,類型相對單一,電影飄在空中隻供仰望,落不了地。如今隨著電影業的成熟,二三線城市觀眾群的加入明顯推動電影類型的豐富。美味佳肴擺一桌,也對觀眾自身的選擇能力提出更高的要求。新類型出現,觀眾出於好奇樂於嚐試品評是必然。隨著電影產業的繁榮,更多類型湧出,二三線城市觀眾的口味也必定會再發生變化。
 
  「走出去和引進來 合拍、合作變瘋狂」
 
  “特供”頻現 好萊塢獻媚中國
 
  中國電影市場和產業規模的迅速擴大,堪比一針興奮劑,令許多外國電影公司都瞄準了這個正在極速膨脹的全球第二大電影市場。而好萊塢本土化策略征服中國影迷的方式,也開始從到中國取景、影片中出現幾個中國明星,到如今推出“中國特供版”——《鋼鐵俠3》以國際、中國兩個版本上映,在國內版則增加了在華取景鏡頭和中國演員的戲份(範冰冰隻能在中國版露臉)。
 
  盡管特供版本賺了票房輸了口碑,但卻並未阻止好萊塢“竭盡全力討好中國”的欲望。從去年《敢死隊2》、《環形使者》、《雲圖》分別引入餘男、許晴以及周迅等中國演員,到《生化危機5》李冰冰挑大梁出演女二號,不論是否是“打醬油”,好萊塢大片中越來越多的中國演員亮相已經是其向中國示好的“基本模式”。而如今除了《鋼鐵俠3》的“特供版本”外,還有李冰冰、韓庚加盟《變形金剛4》,更與盤古合作拍攝場地,與電影頻道、電影網合作在中國海選其他中國演員。夢工廠更是在上海合資成立了“東方夢工廠”,其“中國計劃”不僅將要在華製作3部本土動畫,《功夫熊貓3》有一部分也會在中國製作。
 
  好萊塢片商開始為賺錢而尋找新的合作方式,不斷向已躍居為全球第二票房市場的中國“獻媚”,未來的電影在哪拍、誰來演,中國都將擁有一定的發言權。據美國福克斯新聞網說,這是因為他們很清楚,“浮華城(指好萊塢)”裏走進來了一個全新但真正強大的合作者。
 
  合拍資質嚴審 深入合作加強
 
  海外電影企業希望在中國市場分一杯羹,中國電影行業希望推動中國電影走出去,進而推動中國文化“借船出海”,這使得國際合作成為新的市場環境和產業環境下中外雙方實現雙贏的最佳契合點,而中外深度合作、合拍片方式無疑是最佳選擇。
 
  然而,是否能夠真正達到國家新聞出版廣電總局規定的“合拍”要求,還要是具體情況而定,《環形使者》、《鋼鐵俠3》、《阿凡達2》等的“合拍身份”告吹,都隻能作為進口片最高拿到25%的分賬份額。不過於7月18日上映的華誼兄弟電影《大明猩》目前已經確定獲得了合拍片資質,製片方可享受與國產片相同的43%票房分賬待遇。按相關規定,合拍片必須符合中方出資比例不少於1/3、必須有中國演員擔任主要角色、需要在中國取景等條件,但《大明猩》與一般真人電影不同,其中有著大量特效角色戲份,因而在華誼兄弟方麵的爭取下順利獲得了合拍片資質。
 
  可以看出,隻是在保證外國故事核心不變的情況下,融入少量中國資金,加入少許中國元素隻能保證進入中國市場,但片商隻做到此是無法達到合拍要求、從而獲得43%的分賬比例,依然受配額限製。尋求合作、放眼中國市場,還需要更多的誠意與創作,而這絕不是隨便安插個演員、後期特效中P幾個場景就可以做得到的。
 
  國產片海外遇冷 中國企業尋求國際合作
 
  盡管如《泰囧》這種在內地大賣而在海外遇冷的影片比比皆是,中國民營企業依舊沒有放棄尋求海外擴展之路。國產喜劇海外遇冷是正常的,無論從題材、還是演員的本土化很難引起外國人共鳴,找到一個好的故事,讓多種文化環境中的觀眾產生共鳴,比如《阿凡達》主題是拯救星球、《少年派》的主題是拯救自我……任何一個有這種故事的電影,不管是哪個國家生產的,都一定是全世界觀眾可以欣賞的內容和題材,中國文化才能通過合拍、合作影片更好地走向海外。
 
  同時,中國企業也在盡可能使用包括好萊塢在內的海外電影工業已經非常成熟的經驗,並且尋求更多的海內外合作項目。繼去年巨資並購美國AMC影院公司後,萬達繼續利用資本的力量擴展海外勢力,目前已成立了一隻4億美元的境外電影投資基金,可能會直接投資國際電影巨頭製作的電影,並會與其合作拍片,此外,萬達集團對歐洲兩家電影院線的收購也正在洽談中。而參與投資《敢死隊2》的樂視影業也公布了部分海外合作的製作項目,其中包括科幻大片《七聖星戰》、《雪獸》以及《誇父追日》等,以及投資合拍《敢死隊3》、《機器軍團》等電影項目。
 == 冷!影市還需成熟?==
 
  在中國影市急速發展,屢創佳績的同時,一些逐漸凸顯的問題成為電影從業人員和觀眾們爭論的焦點。電影分級製、電影投資新模式、觀眾心理學等話題伴隨著《西遊》、《廚戲痞》、《泰囧》、《小時代》等影片上映引發大討論,這些透過票房成績的冷靜思考將會引導中國影市向著更加規範的道路上前行。
 
  《西遊》被批太恐怖 電影分級呼聲高
 
  由周星馳導演的《西遊降魔篇》選擇在大年初一上映,僅僅用了6天時間,就囊入5億元票房,給春節檔鍍了一層金,也為烽煙四起、群雄爭霸的2013內地影市拉開了序幕。此後,關於《西遊》屢屢突破內地影市紀錄的消息,不停見諸報端,由此片引發的爭論一直延續到影片下線。
 
  在《西遊》四處吸金,跑馬圈地的同時,一個“曆史悠久”的業內問題再次浮出水麵。隻不過,這一次觀眾們的呼聲比電影從業者們大得多。“壁爐中的死屍”、“魚妖吃人”、“女妖割肉”等電影場麵令未成年人在漆黑的影院中嚎啕大哭。原本要帶孩子看“孫悟空”的家長們也被恐怖畫麵“驚呆了”。何炅、寧財神等一些名人在讚賞推薦影片的同時,在微博中告誡家長們“別帶太小的孩子去觀影”。
 
  不少觀眾表示,如果能建立影片分級機製,也許可以保障不同年齡段觀眾的利益。上海電影家協會副主席石川,直截了當的說出了很多人的心聲:“當家長們無力保護自己的孩子的時候,隻有分級製才能替他們保護孩子。”導演王小帥稱自己也去影院看了《西遊》:“當時四處孩子的哭聲,我臉紅了,不明白為何叔叔們不分級呢?”
 
  鑒於現階段中國不適宜“電影分級製”,一些學者提出建議:“希望製片方先行一步,做出觀影提示,就《西遊》來說,片方應該在宣傳海報、預告片中做出少兒不宜的提示。”也有觀眾認為,影院也應做出相關的提示,讓人們在買票前能有更多思考。
 
  導演中心製占主流 電影投資新模式出爐
 
  導演管虎做了一個嚐試,與黃渤、張涵予、劉燁三位演員零片酬加盟《廚戲痞》,並聯合擔任影片出品人,管虎稱這是一種獨立製片形式,幾位主創片酬主要依靠票房分成,“幾個誌同道合的朋友拍了這麽一部戲,就算最後票房不如預期沒有盈利,沒什麽其他損失。”
 
  其實《廚戲痞》不是第一部演員以片酬入股的電影,陳坤曾以《幸福額度》投資人的身份出現;《觀音山》也有主演範冰冰的投資;《失戀33天》中,主演文章也和製片方達成了不要片酬分票房的協議。從演員來講“片酬入股”的方式是一種感情投資,在賺更多錢的同時還能享有更多的自主權。從製片方角度看,近幾年演員片酬瘋漲,請兩個一線明星最後剩下的製作費用隻有三分之一,作品質量很難保證,“片酬入股”的模式消化了高片酬,但前提是演員本身對劇本非常感興趣,還願意把片酬當成感情投資。
 
  這種演員“出錢捧自己”的模式雖然有諸多優勢,但並不被看好。導演吳思遠認為“片酬入股”在未來不是常態,也不是主流,“對於新導演是件好事,發生這種情況,大部分是製作單位沒有資金、請不起明星,但是演員覺得劇本好,有發揮的空間。”
 
  從薑文、周星馳、趙薇、郭敬明等導演的新作市場反饋來看,導演中心製依然是國內影片創作中采用的最普遍的一種製度,這種製度使導演在組內掌握了藝術創作的絕對權威,導演自身的名氣也成為了影片的宣傳點,一些演員“演而優則導”,名利雙收。
 
  好故事難尋 拍片要研究觀眾心理
 
  劉震雲在上海電影節產業論壇上曾經說:“中國的導演是多麽渴望找到一個好故事,能夠利用這個故事拍出好電影。”無數的中國導演、編劇在尋找好故事的路上絞盡腦汁。編劇史航認為,電影的本質是狂歡,最難得的是在商業片的類型限度中拍出瘋狂的氣質。不過這種“瘋狂的表現”在國內也出現過成功的例子。2010年,薑文的《讓子彈飛》一鳴驚人。這部充滿鮮血、粗口、汗水、草根幽默的電影擊打著觀眾們的腎上腺,短時間內好評如潮。薑文的電影也就是他自己的夢,導演本人“霸氣外露”的氣質讓這部故事很簡單的影片變得不再普通。
 
  在《讓子彈飛》之後,出現了《匹夫》等不少“氣質”相近的影片,但無一複製出了前者的口碑票房成功。觀眾想看什麽?對什麽感興趣?如何讓不同年齡段的觀眾都能接受?像升學考試一樣考驗著中國導演。
 
  農人種地要靠農曆,導演拍片要研究觀眾心理。一般來說,找一部有影響力的文學作品作為編劇基礎會是比較穩妥的方法,原先的讀者會成為潛在的觀眾。以郭敬明的電影為例,《小時代》原作的銷量相當可觀,很多人都看過這個故事,當用影像形式呈現以後,大家帶著一種與原作比較的獵奇心態觀看。郭敬明在受訪時坦言:“我認為人們對這部電影還是有好奇的,所以不用先去限定哪個年齡段的人來看合適,所有的電影都不可能適合所有年齡段的觀眾。”
 
  《泰囧》、《致青春》、《中國合夥人》、《小時代》在上映的時候都曾出現過“破紀錄”的情況,從一個側麵反映出中國影市不夠成熟,還處於成長期,相比較而言,在好萊塢則很少出現這種情況。中國影市任重道遠,但要維持良性的大環境,就一定要對票房的虛假繁榮提高警惕。
 
  近年來,一些無良宣傳公司利用各種上不得台麵的手段引導觀眾們的觀影從眾心理。“水軍”刷屏、影評人胡扯、導演們互相打壓屢見不鮮,票房上去了,觀眾對影人的信任卻持續下降,所以,票房是檢驗一部影片是否成功的重要因素,但絕對不是過於物化,用欺騙、粗製濫造騙取觀眾的信任是一種“竭澤而漁”的行為。
AG8亚游集團 | AG8亚游資訊 | AG8亚游作品 | AG8亚游院線 | 旗下產業| 劇本中心 | AG8亚游論壇 | 聯係我們
網站地圖:sitemap
网站地图: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