語言/Language
您所在的位置:首頁 >> AG8亚游資訊 >> 行業聚焦
湯姆霍伯建議中國導演:拍民族的,才會是世界的
2013-06-24  AG8亚游集團

 

      今天(6月20日)上午,湯姆·霍伯(《國王的演講》《悲慘世界》)出席上海電影節大師班論壇,台下有觀眾提問這位年輕的奧斯卡熱門導演,他是否早前就料到自己的作品會得獎。霍伯說,“我要是那麽想,那就太好笑了。也有人告訴過我可能得獎,我當時聽了也大笑特笑,覺得太瘋狂了。《國王的演講》是一個非常本土的故事,語言也是當時英國人說話的口音,我沒有想過把它拍得全球化,反而是它的真實性讓它更國際化了。”他建議中國電影人,“要想在全球獲得成功,就要拍特別中國特色的電影,拍中國當下的事情,民族性的東西可以吸引全世界觀眾。不要以為迎合別人的想象,把中國拍成一個特別奇幻的中國,別人就會喜歡了。”
 
  談到奧斯卡,霍伯認為,奧斯卡是一個對的方向,因為它既重視藝術商業也重視藝術,而把作品的藝術性和商業性結合,正式自己追求的。他還提到,在英國,人們重視藝術傳統,不太看得上商業上的成功。而今到中國來,“我發現中國導演都在講票房,他們創造好藝術的壓力實際上沒有票房的壓力大。”到場和霍伯對話的張元也抱怨,自己經常遇到很多可笑的事情,“有一些記者一張口就跟我談票房,我就反問,老板跟你什麽關係?老板都還沒想這個事呢,你著急什麽?我覺得票房不應該成為唯一的衡量標準,首先應該先做一個好導演。”
 
  張元還談到,現在由於技術的進步,電影最初的記錄本質已經漸漸被大家遺忘了。記錄很重要的是等待,就是演員無意中做出來的表情和動作,這是在同時記錄我們這個時代的味道。他舉了一個例子,“拍《看上去很美》的時候,主要的演員都是五六歲的小孩兒,設計太多要求是不可能的,拍這個戲的時候每天對我來說都是一個很新奇的旅程,因為設計之外的東西往往是電影中最有光彩的東西。有時候我喜歡和非職業演員合作,他們會把一些生活的習慣和狀態帶到電影裏麵。”霍伯也表達了同樣的觀點,他說自己曾經去過《鋼鐵俠3》的拍攝現場,演員都是要看事先用電腦做好的場景,然後在綠幕前表演,這就是技術帶來的一個弊端。
 
  湯姆·霍伯:要利用成功帶來的機會去冒險
 
  湯姆·霍伯是一個70後導演(1972年生),2011年前後憑借《國王的演講》一炮而紅,今天論壇上的嘉賓張元和主持人費大為竟然都誤認為,《國王的演講》是他的第一部作品。實際上,霍伯說他從13歲就開始拍短片了,在成名之前為HBO電視台拍過《伊莉莎白一世》、《朗福鎮》、《約翰·亞當斯》等幾部電視劇,他認為HBO有一個尊重觀眾的傳統,“他們認為觀眾是有品位的”,也是從這些經曆中,讓他學到了一些平衡商業和藝術的方法。
 
  霍伯還透露,其實在拍《國王的演講》前,“幾乎所有的好萊塢的製片廠都拒絕了這個項目,很多明星也拒絕,他們一直說這不是一個好的投資選擇。”霍伯說他當時也很糾結,“懷疑是不是自己想錯了,但慶幸的是,最後堅持了內心的選擇,這部電影在藝術和商業商業上都成功了。”那麽,下部電影怎麽做?“一種選擇是重複,但是我成功了,我要用這個機會去冒險。《悲慘世界》是個音樂劇,是我從來沒有嚐試過的,我讓演員現場演唱,這是很對好萊塢電影都沒有做過的。在未來的生涯中,我還要做全新的跳躍,找到新的自己。”
 
  張元:我內心一直把自己看成是藝術家
 
  張元是攝影係出身,最早拍《媽媽》是25歲,之後又拍了《北京雜種》、《東宮西宮》等片,但是因為題材太敏感,沒法上映,這也給張元帶來很大困惑。他說從《過年回家》開始,“自己給自己提了一個要求,作品光靠錄像帶和觀眾見麵這種事情不靠譜,一定要通過審查。後麵像《我愛你》、《綠茶》,這些是試圖和商業有一種對話,讓更多觀眾看到你的電影。”這些年來,中國電影環境發生了很多變化,張元本人也有改變,主持人問:“那張元沒變的是什麽?”張元說:“我從小學習繪畫,現在大家叫我導演。其實一直我心裏有一個夢想,我覺得我是一個藝術家,是和藝術對話的作者。”
 
AG8亚游集團 | AG8亚游資訊 | AG8亚游作品 | AG8亚游院線 | 旗下產業| 劇本中心 | AG8亚游論壇 | 聯係我們
网站地图: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