語言/Language
您所在的位置:首頁 >> AG8亚游資訊 >> 行業聚焦
“中國”成戛納新熱詞?片商隻是對錢感興趣
2013-05-29  AG8亚游集團

 

      今年“中國”成為戛納新熱詞,不論是酒店門口的中文簡體海報,還是忙著和中國記者搭訕尋找徐崢的老外,如何進入中國投拍成了老外特別感興趣意向,“他們現在對中國感興趣,至少不會是中國的文化感興趣,他們隻是對錢感興趣。”中國電影海外推廣公司總經理周鐵東對記者說。
 
  現象:中國成熱詞 人人找徐崢
 
  今年什麽片子全球最熱,在戛納大十字街走走就一目了然,世界各地的大大片廠傾盡所能把各色物料侵占五星級酒店,所以,看到《饑餓遊戲2:星火燎原》掛在皇家酒店正門的簡體中文海報震撼一下——這部影片並沒有中國投資。
 
  《太極俠》在戛納發布了第一支正式預告片和海報,中影有關負責人與導演基努.裏維斯一同出現,國外記者最關心的問題是這電影變成中美合拍的動機和困難。
 
  “以往是國內電影公司雄心勃勃地想通過戛納占領海外市場,現在是外國公司千方百計地想同中國合作。迄今為止我收到了不下十個項目,目前的劇本和故事跟中國一點兒關係都沒有。 但製片人或者導演會反複問我,你看有沒有可能,我們把倫敦改成上海,把反一號改成中國人?這天早上,我在一家小咖啡館裏坐著寫這篇小文, 一個有點禿頭的男人向我走過來。你好,他衝著我說中文,你是中國人嗎?我急忙點頭。他掏出了一張名片。我是美國**電影公司的GM,有一個項目很想跟中國合拍,是一個action comedy,就像《lost in Thailand》類似的故事,我們想找徐崢做導演,你認識他嗎?”
 
  這篇法國ECI公司大中華區負責人吳靖在戛納之行的手記裏寫到今年她在市場的趣聞,“幾乎每個跟我開會的歐洲、美國的製片人都會提起《Lost in Thailand》(《泰囧》)。 這部影片的成功,成為中國內地的電影市場必將成為全球第一大市場的最有力佐證和標誌。”
 
  吳靖可不是唯一一個因為那張黃種人麵孔在這兒被搭訕的。《冰封俠》專訪那天,幾個女記者在皇家酒店大堂裏百無聊賴地蹓躂,一個黑人跑了過來,看起來很著急,說是某個電影公司的製片人,邀約了北京電影節的一位女士見麵談事兒,"你們能把她電話給我嗎?"
 
  還有一天,一個法國中年人在餐廳裏突然用發音含混不清但還頗為流利的普通話跟記者打招呼,他叫Jean,是巴黎中國電影節的策劃人,手裏夾了本《赴法國拍片實用指南》,中文,看起來像一本山寨的“孤獨星球”,卻它確實是由法國文化處發行的官方合拍攻略。
 
  原因:美國市場下滑 中國成新興市場
 
  美國《綜藝》雜誌以“戛納電影市場聚焦中國與印度”為題報道了中國電影製片人協會,法國香榭麗舍公關公司與戛納電影市場合作主辦了的“中國新影人基金論壇",中國電影海外推廣公司總經理周鐵東稱今年啟動這個基金是有原因的:”去年年底超過日本成為世界第二大電影市場,由於新的變化,讓中國變成全球電影的熱詞,而且各種權威數字顯示主流電影市場都在呈下滑趨勢,美國今年一季度官方公布的數據同比下滑了12%.電影需要拓展,就需要新興市場,他們把中國市場的井噴當作機會。而戛納在中國變成全球熱點的時候也在打中國牌。“
 
  本次參加銷售的這些電影項目的名字令人陌生,包括了中國新影人基金論壇推出的六個項目,大多是成本約百萬美元的中小成本,比如《沙覆雪》,宣傳冊的內容不像電影,倒像是哪家門戶公司新出的網遊。
 
  海推協助中國製片人協會在戛納辦這個論壇的目的之一就是給他們尋求海外投資的機會,而周鐵東也表示,他在戛納接觸到越來越多外國人在尋求項目。
 
  王凡是《北京卡門》的導演、名片上的頭銜是一家搞合拍片的公司經理。在論壇之後據稱有至少六家海外的公司找上門來洽談投資合作,“在北京遇到的投資方更想知道當地市場的細節,要了解回收情況、卡司怎麽樣、目前到位資金有多少、發行方案是什麽。如果問題越刁這家公司越靠譜,如果一上來就說,我覺得你這個項目很好,我想投你一筆錢。這種認識一下就算了。”
 
  “他們現在對中國感興趣,至少不會是中國的文化感興趣,他們隻是對錢感興趣。”去年內地票房全年票房綜合約170億,周鐵東說,“任何國家要實現海外延展、走出去,那本土市場要足夠強大,國內市場飽和就會出現溢出現象”,周鐵東如此分析中國市場的誘惑性。
 
  問題:語言、文化、控製權如何處理
 
  吳靖在戛納的主要業務之一,就是見一些海外的製片人,“希望我們給他們一些資訊,看他們適不適合在中國做合拍,或者在中國做合拍怎麽做、找什麽樣的合作公司是可能的、項目在中國的可行性是什麽樣。”
 
  從北京電影節到戛納電影節,吳靖收到不下十個項目,但極少有像樣的:“有的是中國拿過來的項目,年輕導演,很多沒有拍片經曆,第一部就要做合拍,這怎麽可能呢?首先從背景資曆來看你根本沒辦法控製這個事兒,第二,故事很多有技術上的問題。”
 
  最新出台的中外合拍政策明確規定了中方主演和投資要占至少三分之一,要有中國取景地。“一些國外拿過來的項目,看五分鍾劇本我就知道跟我們一點關係都沒有。他們會讓你去生改,把某幾個地點改到中國,角色改成中國人。但這個沒法生改。”
 
  影評人周黎明在微博裏寫道:“真正的合拍片最難做到的,是既要接中國地氣,又要接美國地氣,最可能的結果是掉進太平洋淹死了。”吳靖也認為歐美合拍片的模式極難在中國複製:“歐洲多國合拍是很正常的,因為他們的文化背景是類似的,美國和歐洲的合拍也比較容易。在中國首先會出現語言問題,對白是中文還是英文?中國長沙這樣二線城市裏的人對電影的品味跟紐約的人是一樣的嗎?那怎麽平衡兩個市場?有很多不可控因素”。
 
  比如前一陣在中國熱映的《分手合約》在今年戛納市場收勢慘淡,去年同樣打中韓合拍牌的《危險關係》在韓國票房也不佳。CJ娛樂海外發行負責人坦承,這類華人語境的愛情故事在韓國和海外根本吃不開,影片在日本的發行情況也不樂觀。調查顯示,中國電影消費群集中在30歲左右,因此即便《分手合約》其實改編自李英愛曾主演的熱播劇《禮物》,它的電影版劇情卻顯得很幼稚:“拍得太深刻年輕人就不愛看了。”
 
  吳靖供職的ECI去年參與製作了一部叫《紐約客@上海》的中美合拍小片,導演是他們的簽約導演夏偉,它在內地票房成績已無據可查,美國票房也很糟糕,“片子其實拍得不錯,但典型的美國人視角。如果有國外小片導演想進中國市場,我就建議它不要進入了,我原來也以為有中小成本的合拍可以做,現在發現不可能。”
 
  《狼圖騰》也許是最能接近理想狀態的合拍項目:完全符合政策的合作模式、題材的普世價值觀在國外通過原著暢銷得以證明、導演享有國際聲望、經驗豐富。“即便這麽大的片子,中法兩方還會有各種各樣的矛盾,這裏麵會有控製權的問題,即使這個項目已經立項了,在拍了,還是會有各種問題。”一位知情人士說道。這也是為何沒有一家正經想靠拍電影掙錢的公司會單獨投資任何純中國產的電影,“中國電影整個市場體係太不完善,以至於國外投資人會覺得,如果我僅僅是投資一個電影,我就算賺了錢也不知道自己收不收得回來這筆錢。如果一定要投,他們也先來中國做公司,比如傳奇,威秀,用公司行為而不是單部單部片子來做,或者在中國有個靠得住的合作夥伴,否則一切都太不靠譜了。”
 

 

  
 
AG8亚游集團 | AG8亚游資訊 | AG8亚游作品 | AG8亚游院線 | 旗下產業| 劇本中心 | AG8亚游論壇 | 聯係我們
網站地圖:sitemap
网站地图: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