語言/Language
您所在的位置:首頁 >> AG8亚游資訊 >> 行業聚焦
戛納離中國還很遠 引進來比走出去重要
2013-05-29  AG8亚游集團

 

       吐槽可以是一種態度,但並不是智慧的體現。你笑她紅毯打醬油,範冰冰說我是去學習;你怒其不爭隻知買片賣片,華誼兄弟說我是接軌國際。角色決定了立場,在戛納的名流社交圈內,媒體和觀眾又何嚐不是被他們嘲笑的對象——我們依然決定著中國的電影市場,你們不得不一邊吐槽,一邊又心甘情願地為此埋單。國際化的路走了這麽多年,戛納其實離中國還很遠!
 
  她們千裏迢迢去戛納走紅毯,為的就是博取國內媒體的娛樂頭條。
 
  國內上市公司都跑來戛納買片,出手一個比一個闊綽,但沒幾個是真正專業的,完全就是資本運作。那些堅持以藝術眼光來選片的中國買家,在市場上基本沒有話語權。
 
  “引進來”遠比“走出去”重要
 
  在業內人士看來,一直被國內媒體詬病的 “中國電影隻知道去賣片”的說法,其實是有點可笑的,尤其是在戛納電影節的交易市場上,中國的影視公司絕對不是賣片大戶,但一定是買片 “豪客”。隻不過買片的人都要比賣片的低調,因為買片是商業機密,不能讓別人知道自己的意向,而賣片賺的是吆喝,所以要拉攏媒體宣傳,因而行業外的人對戛納電影節的關注往往是被模糊了焦點的。
 
  當中國的電影票房一躍成為全球第二時,國內的電影人們非常清楚,在市場處於上升期時,“引進來”的性價比要遠遠地超出“走出去”。演員作為這個行業的一部分,也同樣適用這樣的定律,當國內網友吐槽著中國明星在戛納紅毯上“打醬油”,實際上人家已經達到了吸引眼球的效果,的確,他們千裏迢迢去戛納走紅毯,為的就是博取國內媒體的娛樂頭條。
 
  如果僅以 “有作品才能走紅毯”來論,今年唯一能享受紅毯鎂光燈的中國女星,大概也就隻有憑競賽片《天注定》入圍最佳女演員角逐的趙濤一人,這恰恰就是一種黑色幽默,在國內,估計除了賈樟柯外,沒人會用趙濤來拍一部走市場的商業片。反觀兩個 “冰冰”,幾趟紅毯一走,各種國際品牌的代言到手,各種合拍片的邀約飛來,這其中國內觀眾的給力“吐槽”絕對功不可沒。
 
  其實,戛納於中國電影的意義絕對不是一兩部獲獎影片,也不是紅毯上晃眼的明星。中國影迷更為關心的是,何時才能在家門口欣賞到這些高質量的影片,中國的電影院線何時才能與國際接軌?
 
  獲獎影片緣何難進內地
 
  這兩年,海外引進片也並非是商業大片一統天下,像 《一次別離》、《藝術家》這樣的奧斯卡文藝小片也能出現在內地的大銀幕上,暫且不論票房回收與引進成本是否相襯,但至少說明內地市場已經呈現出多元化的需求和更高的寬容度。
 
  奧斯卡已有所突破,而戛納依然是個例外,過於文藝的選片風格以及在意識形態上的問題,再雄心勃勃的國內買家也不得不再三思量,因為相比票房的風險,無法過審等於直接掐住了發行商的命脈,單是中國導演的作品就有著大量的前車之鑒,屢屢因涉及“違規參賽”等問題無緣內地的院線,更何況背景更為複雜的外國作品。
 
  今年,賈樟柯在戛納被問及最多的話題,無疑是 《天注定》會不會在內地上映,以及如果最終得以上映,是否會麵臨重新剪輯的問題。對於外界的這種關切,賈樟柯不斷重申 《天注定》已拿到 “龍標”,將一刀不剪地原版呈現,但是有 《被解救的薑戈》臨時撤片的案例在先, 《天注定》在國內上映前也難保沒有變數。賈樟柯對此也態度堅定地表示, “如果那樣的話 (指被要求重剪),還不如不上。”
 
  實際上, 《天注定》並不算是今年戛納電影市場上最搶手的影片,隻不過該片一開始就交由國際發行商代理,走的是批發路線。而科恩兄弟的《醉鄉民謠》和波蘭斯基的 《穿裘皮的維納斯》這兩部影片被海外發行商普遍看好,則完全是坐地起價,這讓一些原本想要出手的國內買家在最後一刻還是猶豫了,一位資深買家表示, “這種既無過審擔憂,又有一定市場的影片,大家都想搶,水漲船高,反而誰也不敢接了。”
 
  此外,就算一切順利,還有一個現實的問題就是時間。業內人士透露,按照一般引進片的流程,影片從送審到上映至少要6至8個月的時間,而國外卻是同步上映,這意味著盜版視頻和光碟將不可避免地衝擊市場,等到影片在內地上映,那些原本願意買票的觀眾早已先睹為快。因而,獲獎影片難進內地的尷尬,背後有著太多複雜的因素。
 
  引進片格局難打破
 
  已經連續九年來戛納購片的內地資深買家淩女士,對這些年國內引進片市場的變化深有感觸, “整個國際市場的行情是在往下走的,但賣到中國的片子卻越來越貴,今年漲得最厲害!”她認為現在中國買家在國際市場上麵臨的環境是史上最糟糕的,“現在國內的上市公司都跑來戛納買片,出手一個比一個闊綽,但沒幾個是真正專業的,完全就是資本運作。”
 
  她透露,今年國內某家上市公司代表在戛納隻呆了3天就走了,因為該買的片都買完了。 “他們完全不看劇本,也不會去做什麽功課,他們的選片標準很簡單,就是看誰的叫價最高,陣容最強,是不是動作片,幾點要求符合,當場就能把合同簽了。”從去年開始,全球的電影交易市場都實行了預購製,也就是說影片還沒開拍,購片方就要先支付給版權方20%的購片費作為意向金,這無疑增加了買家的風險。
 
  淩女士表示,其實預購製對於規範行業的投機行為是有好處的,一來可以避免那些被市場看好的影片被過高地炒作,二來也可以給更多具有潛力的影片提供前期資金,推動創作。但是要發揮預購製優勢的前提是大部分的國際買家都要有一定專業眼光和良好的誠信度,反之預購製就等於增加了賭博的籌碼而已。 “恰恰是國內的大公司賭心都很大,他們認為20%的意向金輸得起,如果成片不滿意,大不了毀約,他們想,我賭十部影片,能中到一大半我就賺了。”
 
  這樣的 “豪賭”讓真正的專業買家隻能望而卻步,在小眾影片中尋找生存空間,而這一格局體現在內地的大銀幕上,就變成了 “大代價”電影壟斷市場,真正的好片可能被拒之於門外。最讓淩女士擔憂的是,好不容易培養起來的文藝片市場,可能又會被各種商業大片的擠占而更加的邊緣化。
 
  而目前的現實就是,好萊塢的六大影業公司已全權交由國內的中影、華夏代理,而幾大獨立製片公司也被中國豪客壟斷,那些堅持以藝術眼光來選片的中國買家,在市場上基本沒有話語權,引進片的格局在短時間內還是很難打破。
 
  市場還需多點“小白鼠”
 
  雖然麵臨著重重困境,但淩女士對中國市場還是持樂觀的態度, “畢竟中國的電影票房還在以每年30%的增速上漲,就算是夾縫中求生存,我們的市場也還是越做越大的,我們非常看好外國文藝片進入中國的市場。”
 
  她認為成功突圍的關鍵還在於買家選片的 “配方”,而勇於當 “小白鼠”,在嚐試中積累經驗和人脈關係,還是相當重要的。她也提到近兩年泰國小清新影片在中國大銀幕上頗受歡迎,看似偶然實際上也是買家從大量的市場調查中獲得的信息。比如,他們對全國二三線城市的一次觀影習慣調查中,觀眾年齡段主要集中在25歲左右,其次是90後。她認為這兩年大銀幕數量的擴張主要集中在二三線城市,因此他們想要挖掘潛力市場,必須要爭取到這部分觀眾。
 
  她特別提到,演員的票房號召力和他的成就也並不成正比。比如,他們之前曾做過一次 “你最喜歡的男演員”調查中,王寶強竟然得票最高,而在 “最喜歡的外國女演員”一項中, “老戲骨”梅麗爾。斯特裏普竟然墊底,這也從側麵解釋了 《鐵娘子》的國內票房為何慘不忍睹, “千萬不能迷信這個那個獎,這在中國市場行不通。”
 
  針對國內市場 《失戀33天》、《致青春》和 《中國合夥人》等影片的 “意外”走紅,淩女士笑笑說,“在這個市場上沒有意外,他們在背後做的大量的市場調查和評估,你們是看不到的,他們也不會拿出來跟你們分享,因為這才是真正的商業機密。”
AG8亚游集團 | AG8亚游資訊 | AG8亚游作品 | AG8亚游院線 | 旗下產業| 劇本中心 | AG8亚游論壇 | 聯係我們
网站地图: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