語言/Language
您所在的位置:首頁 >> AG8亚游資訊 >> 行業聚焦
中小片得“億”洋洋 大片時代被終結?
2013-05-28  AG8亚游集團

 

       當下的中國電影盛產奇跡。四五月,《北京遇上西雅圖》破5億,《致我們終將逝去的青春》破7億,《中國合夥人》3億,清一色中小成本國產片破紀錄如吹泡泡,對陣《鋼鐵俠3》、《瘋狂原始人》、《遺落戰境》等好萊塢大片勝出,打造出一個票房氣勢如虹的“紅五月”。
 
  從《英雄》至今,十年裏觀眾用一張張影票,締造了90餘部票房過億的本土電影,整個“棋局”卻以《泰囧》為起點悄然改變,並在“紅五月”裏愈發彰顯中小片發力、集中爆發,四兩撥千斤地瓦解著大片時代。
 
  整個電影市場或許到了最好的年代。晨報記者專訪《中國合夥人》導演陳可辛、上海博納銀興等多家影院負責人陳慶奕、光線傳媒總裁王長田,透視內地電影棋局新變,解析“紅五月”折射的時勢。
 
  新舊之變
 
  《中國合夥人》導演陳可辛:
 
  大片時代尚未瓦解,但開始動搖
 
  “紅五月”,薛曉璐、趙薇等70後豎起了新生代導演的青春旗幟。而60後的陳可辛,經曆過香港電影的興衰,是最早一批“北上內地”的導演,在“紅五月”的“新生代”勢力中穩居一席。結束《中國合夥人》北京“夢想致敬會”後,陳可辛飛回香港。接受晨報記者電話專訪時,他表示,中國電影開始進入最好的時代,而過去的大導演製不再牢靠。
 
  古裝片沒落新導演順應時勢
 
  記者:你是“紅五月”裏唯一的前輩人物,怎麽看“後浪推前浪”的態勢?
 
  陳可辛(以下簡稱“陳”):電影沒有論資排輩,從來都有黑馬。不管你是誰,有什麽資曆,隻要抓到觀眾喜歡什麽,你就成功了。但觀眾喜歡什麽,沒人知道,觀眾也未必知道。很多時候,人算不如天算。其實,現在一批年輕導演起來,說“逆襲”也好,說“交棒”也好,我覺得它背後最重要的轉型,是古裝大片的沒落。
 
  2002年,內地開始有古裝大片(《英雄》),大片的曆史功能,是建立觀眾進入影院的習慣。當時的觀眾去電影院看的都是大片。那時候中小型電影無論拍得多好,口碑有多好,他們都選擇在家裏看,沒有在電影院看小片的習慣。而我到內地拍片的時候,與其說當時是大片製,還不如說是大導演中心製。大片投資那麽大,肯定不敢找年輕導演拍,年輕導演隻能拍一些現實題材。而中國大片都拍成了古裝大片,觀眾產生了審美疲勞,古裝大片沒落了,不賣錢了,年輕導演拍的現實題材就順應了時勢。隨著古裝大片沒落,大導演的時代也開始要過去了,沒有真正的瓦解,但確實開始動搖。過了這幾個月,大導演醒過神了,絕對也會開始轉拍現實題材。所以,說年輕導演成功,時勢使然而已。
 
  記:你是否考慮以監製身份來扶持自己的新導演勢力?
 
  陳:我覺得,觀眾看電影,不會說要選新導演還是資深導演,他可能會選自己喜歡的導演。但話說回來,電影工業永遠需要有多點新導演。新導演能延續電影產業,他們的口味、品位和年輕人更接得上。至於和年輕導演合作,他們最寶貴的是新的想法、思維,經驗並不要緊;但我覺得,和年輕導演溝通會是一個問題。內地年輕導演大部分是學院派出身,比較文藝,在電影商業的運作平衡上需要說服。當然,也有例外,比如《北京遇上西雅圖》就很能與商業接軌。
 
  鄧超想當導演,我們瞎聊了幾句,本來我還說讓他別想得太文藝,後來知道他要拍的是喜劇片,他對喜劇的節奏掌控,是沒什麽大問題的。我就是從自己的經驗出發,說別太沉迷在影像風格上,痕跡可能沉迷文藝,風格可能會是障礙。我也是從新導演過來的,一開始總是會想很多花樣,後來導演做多了,越來越認識到,別把鏡頭弄那麽複雜。現場拍攝的時候,你兩三部機器一架,把所有角度拍了,剪片時再決定用中、遠、近景,這樣會讓自己更放鬆一點,故事講得更明白、更流暢。尤其是拍喜劇,喜劇都在表演上,表演是不可預估的,更需要很流暢很不使勁的鏡頭。
 
  抵抗好萊塢靠本土現實電影
 
  記:對照香港電影的興衰,內地電影處在哪個階段?
 
  陳:毫無疑問,內地電影絕對是開始進入了最好的時代。從個人角度,導演自由度大了很多,在創作上沒有限製,類型也多了,尤其和生活有關的題材更多了。我從來覺得,電影反映生活,電影就會好看。老百姓在銀幕上看到自己的生活,其實是對自己生活、文化的自豪。
 
  幾個地方的電影高潮,都看得到現實題材的盛行。香港電影1990年代,和現在的內地電影很像,都是從比較浮躁的1980年代回歸到比較沉澱的年代,之前是黑幫片、武俠片、驚悚片等各種類型片,到達鼎盛時,就流行都市題材、愛情喜劇。韓國電影也是1998、1999年,開始出現一大批反映現實生活的電影。泰國電影2001、2002年起飛,也是一樣。不同地方回顧本土現實生活,對於外來電影力量是最有競爭力的,好萊塢永遠不可能進到的生活。好萊塢是用大片攻占全世界電影市場,你如果用大片去應對,實力上很難對抗;對抗好萊塢大片,唯一的方法就是拍本土現實題材電影。
 
  記:盛衰有時,香港電影由盛而衰,哪些是內地電影可以規避的?
 
  陳:未來沒人能猜。高票房可以支撐新導演的冒出,形成一個成熟的電影工業,能幫助影院、營銷等越來越好。從理論上講,內地電影開始騰飛,能一直好下去。
 
  香港電影比較特殊,它沒法提供參照。這是一個很長的話題。香港電影事實上是沒有本土市場的,沒有人口支撐,它一開始就是服務全世界的華人。全世界的華人去到世界各地,不管是在新加坡還是舊金山,需要中文的娛樂。但隨著那一代人的離去,他們的第二代、第三代對華語文化的概念越來越淡薄,沒有華語生活的訴求,而香港的生活也不可能代表唐人街的生活,香港電影的沒落就是必然的。
 
  大片要再興需要市場足夠大
 
  記:《中國合夥人》很巧地對上了集體懷舊的觀影風潮,怎麽把握到的?
 
  陳:內地以前是沒有集體回憶的,七八年前,所有雜誌的時尚、品位都很財大氣粗。我們喜歡老北京的東西,觀眾卻向我們要華麗的東西。古裝大片是彼此的契合點。這麽多年過去,觀眾也開始喜歡老東西了,彼此口味越來越接近了,我也不用再拍那些古裝大片,可以拍回我擅長的懷舊題材。
 
  《失戀33天》是第一部我能認可、商業上又成功的現代題材電影,我開始感覺到,現在的電影市場跟香港“UFO”年代越來越像了(UFO是1990年代初曾誌偉創立、陳可辛加盟的電影公司),再加上《武俠》失敗,加在一起就是:我回歸最擅長的懷舊題材,等電影拍成上映時,又很巧地對上了時勢。
 
  記:現實題材讓新導演上位,那你還會重回大片嗎?
 
  陳:我接下來的幾部新片計劃也還是現實題材。但我不覺得拍大片有什麽問題,關鍵在於我們有沒有達到足夠大的市場。我覺得,現在古裝片確實是個問題,但不該害怕、排斥。我有個挺大的計劃,是魔幻係列的,但現在時機不成熟。真正大片再興,要等到市場有足夠大的支撐,單片票房起碼在十幾億以上,技術層麵有足夠媲美好萊塢的水平,要把所有這些東西準備好,還得好幾年。
 
  “王者”之變
 
  光線傳媒總裁王長田:
 
  10部新導演處女作,回報都很好
 
  此輪“紅五月”再次夯實了光線傳媒在電影市場的地位,由此“誰是中國娛樂之王:王中軍or王長田”的議論四起,“三十年河東,三十年河西”,王者之爭自是從無定論。而光線總裁王長田在接受晨報記者專訪時表示,將牢牢依托中小成本類型片的發行,並著力培養新導演。
 
  進入王長田辦公室,記者發現,他豎了塊長長的黑板,上麵密密麻麻寫滿了劇名、片名、人名。這位自稱所有時尚雜誌都看、閑時喜歡喝茶和書法的總裁,經常會把自己關注的項目和行業人物寫在黑板上,久久看著,反複琢磨。接受采訪時,王長田詳解稱,從前光線的黑板上有100多位港台導演的名字,但從去年開始,他開始有意識地偏向內地的新導演。因為他覺得中國觀眾和電影環境已經發生改變,內地新導演得到了更多的認可,培養新導演是中國電影目前迫切需要去做的一件事情,“現在可能現實題材更受歡迎,現實題材的導演肯定以內地導演為主。內地老一些的導演也在創作,但他們很難支撐華語電影工業發展的未來。沒有辦法,隻有挖掘新導演。中國目前的導演數量太欠缺了,我們至少需要200個新導演,這個缺口很大。現在跟我們合作的新人導演有十多個,有的是從演員轉型,有些還需要我們去挖掘說服。”光線電影全麵調整了電影項目戰略,“第一,全麵發掘培養內地導演,發掘新導演,讓電視劇導演、廣告導演、演員等來執導電影,讓更多導演處女作出現,徐崢是其中之一。第二,堅持商業類型片,我們不會為獲獎而拍片,不為傳達價值觀、教化大家而拍片。第三,品牌化運作策略,我覺得,未來可以容納20個品牌,希望光線成為擁有最多品牌的一家公司。”
 
  王長田表示,電影有很多賭的成分,所以,“風險可控”永遠是放在第一位的,“我們向來是先控製風險。賠不賠是第一位的,然後是能承受賠多少。”他很早就開始“依賴”80後了,得到劇本後會找80後員工來看,影片粗剪階段,年輕員工還會成為第一批觀眾。王長田坦言,光線電影在大環境下抓住了中國電影更新換代的契機,才有了今天的成績,“新導演在崛起,中青代導演在轉型,大導演在尋求突破,光線提前抓住了這個發展特點,投資拍攝了10部新導演的處女作。目前看來,投資回報率很好。”
 
  至於當下中小成本影片瓦解大片的趨勢,王長田認為,應該冷靜下來思考,這段時間中小成本影片是不錯,但還不是市場主導,光線也一定會做大片,“跟好萊塢競爭的話,中小成本的影片不可能一直是主流,中國也一定要有自己的大片。大片的成功率遠遠高於中小成本影片,我們忽略了大量中小成本影片失敗的案例,中小成本影片基數很大,總會有幾部不錯的,它是基礎;但中國的電影要想走出去的話,必須依靠大片,也隻有大片才能夠徹底引爆創作市場的興奮點。”
 
  口味之變
 
  上海博納銀興影院負責人陳慶奕:
 
  觀眾:不挑陣容挑題材
 
  影院的快速擴張,為電影“紅五月”提供了得以施展的平台。作為上海發行、放映界的資深人士,上海博納銀興影城、博納國際影城上海中原店負責人陳慶奕接受專訪,也談到觀眾口味從大片到中小影片的變化。
 
  現在排片不看投資多少
 
  去年賀歲檔,《一九四二》、《王的盛宴》差強人意的票房表現,令不少影院從業者為年終業績發愁,撓頭之際一部《泰囧》“黑馬”殺出,不僅解急還令他們賺得盆滿缽滿。對於影院來說,對的產品加上旺的人流,就是發展的源頭活水。
 
  陳慶奕告訴記者,這兩年觀眾群體明顯呈現出低齡化趨勢,年輕觀眾的加入為觀影人群注入大量新鮮血液,“別說十年前,就是三五年前,來電影院看電影的,還基本是收入比較穩定的白領。現在一般的工薪階層,以及一些在校讀書、沒有獨立經濟能力的人,都構成了觀眾主力。”另一方麵,陳慶奕稱,觀眾中的“熟麵孔”越來越多,一方麵是觀影習慣的養成,一方麵是團購、信用卡等五花八門的優惠措施降低了實際票價,觀眾的觀影頻率提高了,“我們的一些會員,以前一個月最多也就看個兩三部,現在每個禮拜看一部的比較普遍,還有一些影迷,幾乎每部片子都會來看。我見過一個影迷,他收藏了很多票根,就是逢新片必看。”
 
  陳慶奕提到,“十多年前,片子相對不多,基本上一個星期排一次片就足夠了。而現在,除了片源多,對市場的判斷難度也提高了,一些傳統意義上的大片往往讓人失望,一些陣容不那麽強的中小成本影片常有驚人表現。”他透露,現在自己排片,不太看影片投資多少,主要是看影片的前期營銷、期待值、題材等,從很多角度去分析其市場前景。
 
  與此同時,這些年觀眾選片,經曆了從看陣容到看題材等更多因素的過程。他介紹,走到影院售票處前,五六年前“來了臨時比較一下,投資大一點的,演員大牌一點的,可能就是衝著海報上的導演、演員,或者是不是大片。”現在,觀眾目標相當明確,更多是看偏愛的題材,“很多觀眾來看片前已經做足功課,比如說了解了《瘋狂原始人》、《聖誕玫瑰》啊,來就直接衝著心裏選好的片子。”
 
  一窩蜂“泰囧”易審美疲勞
 
  陳慶奕認為,中國電影市場發展至今,沒有淡季旺季,隻有片子好壞,“暑期檔、賀歲檔是比較成熟的檔期,但去年暑期檔,大量片子集中在一起相互消耗,效果並不好。四五月,是傳統意義上的淡季,尤其是國產片力量不足,但今年就來了個大旺季。”
 
  不過,具體到嶄新“紅五月”,作為經曆過榮枯的影院方,陳慶奕提出了一些“冷思考”。他認為,大片依然值得期待,觀眾需要中國大片,“隻是這兩年中小成本影片成為黑馬的相對多一些而已。中小成本影片並不一定都大賣,大片營銷往往更紮實。”其二,古裝片、功夫片等值得繼續創新,“前幾年古裝片特別多,大片拍多了,觀眾審美疲勞了,《忠烈楊家將》之類就一敗塗地了。現在大家如果又一窩蜂地全部去做”泰囧“式喜劇,或者現代題材,同樣會讓觀眾審美疲勞。”其三,雖然最近國產片勢頭似乎強過好萊塢片,但哪怕取得高票房的國產片質量也是良莠不齊,還難以建立信任度。在上海,進口片還是要比國產片好做一點,前者爆發力強,後者後勁強,“在上海地區,進口片一般是一上片就非常火,票房第一周明顯高於國產片;國產片往往是到了後來口碑不錯了,票房才會慢慢上來。”
 
  陳慶奕預判,兩三年內,國產片單片票房12-15億還是一個難以突破的極限數字。四五年內,市場才能成熟到足以容納小眾片、藝術片,“雖然觀影頻率有提升,但大家看電影的次數還算少,觀影還處在娛樂的階段,還沒成為生活習慣。引進的進口大片題材依然偏於單一,不外乎科幻片、魔幻片加上幾部動作片,真正類似《辛德勒名單》這樣有品質的大片引進得較少。這樣一來,觀眾欣賞口味還是比較單一,比較盲從;等到普遍一個月看五六部電影的時候,觀眾會向電影尋找更多的東西。”
AG8亚游集團 | AG8亚游資訊 | AG8亚游作品 | AG8亚游院線 | 旗下產業| 劇本中心 | AG8亚游論壇 | 聯係我們
網站地圖:sitemap
网站地图: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