語言/Language
您所在的位置:首頁 >> AG8亚游資訊 >> 行業聚焦
金像獎頒獎膠片衝印師:別了 電影膠片時代
2013-04-19  AG8亚游集團

 

     《一九四二》是馮小剛的最後一部膠片電影,而今他的新片《私人定製》也變成了數碼拍攝。現在在內地,基本上所有導演都已經不用膠片拍電影了,西安各大影院的膠片放映機也所剩無幾。
 
  數碼取代膠片的速度一日千裏。記者采訪香港金像獎時,發現眾多香港電影人都在做一件事:告別膠片時代。膠片見證了香港電影的興與衰,金像獎除了向停止生產電影膠片的柯達公司頒發了“向先鋒致敬”的特別獎外,兩名香港電影人也獲得由王家衛頒發的“專業精神獎”,而獲獎的呂麗樺和高天宙,他們是衝洗電影膠片的師傅,他們原以為下輩子也會用膠片拍電影的,卻想不到在2013年便要道聲告別。
 
  膠片歲月   每月衝印2000個電影拷貝
 
  在電影圈,“衝洗”膠片是電影製作的最後一道程序。呂麗樺說,衝印電影膠片是個技術活,每天早晨要花兩個小時檢查衝印器材,監控合適的溫度、藥水濃度,調校運行速度,“演員可以NG,攝影可以NG,每個環節都可以NG,唯獨膠片衝印不能NG,一旦出錯,時間與金錢的損失是難以估計的。有時在半夜,還有人送電影膠片過來要求衝洗,都得堅持工作程序,因為時間不是出錯的借口。”
 
  高天宙衝洗的電影已經有上萬部,除了港片,還有亞洲其他各地的電影。“當時香港的衝印水平在亞洲首屈一指,隻有日本可比,我每月衝印的電影拷貝有2000多個。”那個時候是香港電影的黃金期,每天都有新片上映,高天宙忙得不可開交,以至於圈內有個形容,就是“送到影院時,放拷貝的鐵盒還是熱烘烘的,是因為衝出來還未降溫就直接裝箱,取出來的膠片還在滴水。”
 
  高天宙回憶說,上世紀90年代,香港電影圈被黑社會入侵,發生過許多次暴力事件,他的衝印公司也沒能幸免,“有一天來了幾名持槍的大漢,跑到衝印公司要搶走一部電影的拷貝,對方來勢洶洶,還把一名外籍保安捆綁起來。幸運的是,這部電影的母盤存在一個很隱蔽的地方,這些歹徒隻拿走了子片,這樣才保證了這部電影存活下來。”這也是他工作這麽多年最難忘的事情。香港電影發展至今,很多電影公司沒有保存拷貝的地方,於是就把拷貝寄存在了高天宙的廠房,雖然高天宙要全天管理,但從來沒有要過房租,後來很多電影公司倒閉或者影片出品人過世,高天宙就將數千部電影拷貝轉交給了各地的電影資料館。
 
  難舍情結   膠片見證了香港電影的黃金時期
 
  手持數碼相機,隻要電量和容量允許,我們可以毫無節製地“哢嚓”。但有一部分人,可能是膠片發燒友,仍喜歡拿著膠片相機,瞄準、對焦,然後“哢嚓”。而讓電影人告別膠片,真是個難題。周迅說:“從小進出電影院,那兒彌漫著膠片的氣味。當演員後,每次走進拍攝現場,我都能嗅到膠片那種特別的氣味,勾起我很多童年的回憶。”
 
  盡管成像技術和數碼相機的發展日新月異,但不少人依然留戀膠片的味道。走訪香港電影圈,所有的明星都有對膠片的不舍情結,膠片見證了香港電影的黃金時期。劉偉強說:“膠片對我們這一代人很重要。它有奇妙的放射性,當膠片劃過放映機投射在大銀幕上呈現時,都有一些很有感覺的東西在銀幕綻放。雖然數碼拍攝製作出來的影像能夠拍得十分仔細清晰,可是卻沒有膠片那種層次感,現在我們也在努力,希望數碼可以模擬到膠片給我們的感覺。”楊千嬅也說:“膠片是有生命力的,像一本生活中有氣質和質感的日記,它雖然褪色,卻是一件經曆了時間、記錄了人生、蘊藏了智慧的物件,很有生命力。”張家輝說:“對我而言,膠片拍攝的才是電影。數碼影像太銳利,沒有氣氛,沒有質感。”
 
  至今,杜琪峰還是堅持用膠片拍電影,鄭秀文說:“因為杜琪峰導演對膠片的鍾情和堅持,我也被感染了,他說過要堅持用膠片,直到最後一卷都用光,我也願意陪膠片走到它生命的最後一刻。”
 
  說聲告別   是時代的變遷也是時代的進步
 
  昨日,西安博納影城的負責人李先生告訴記者,在5年前,西安所有新影院都使用膠片放映機。到今年,大部分影院都全部換成了數字放映機,目前,僅博納、萬達、奧斯卡等部分影院還各保留了一到兩台膠片放映機。
 
  對於拍電影而言,西影數碼公司的一位工作人員告訴記者:“膠片的優點是成像反差大,色彩濃豔。數碼的優點則是便宜、方便、細節多。”目前來說,拍電影用膠片,要比數碼在成本上貴得多,至少貴一倍以上。以前拍一部電影,膠片就占很大一部分成本,而現在,成本就是可以循環使用的“硬盤”。在拍攝中,隨時看回放,隨時NG,而且在後期可以對成像進行各種裝飾,保存方式也是相對簡單的。現在生產膠片的公司會越來越少,膠片的成本也會越來越高。即使現在很多導演還想堅持用膠片,可能大多數投資人都會說“NO”。
 
  對於與膠片說再見,劉青雲說:“我們唯有接受,向前看。”劉偉強則稱,“我拍膠片長大,很有感情,對於被取代,很可惜,這是時代的變遷,也是時代的進步。用數碼無論前期或者後期的儲存都比較方便,而且有些人覺得衝印用的化學物、膠片等,對於環境不好。但數碼何時能在影像的表現力上超過膠片,目前還是個未知數。”
 
  任達華則認為膠片其實是一種精神,“現在人們用慣了高科技,變懶了,變得速食了,大家都追求快,無疑速度快了會令成本降低,但也會變得人為和大眾化了。膠片那種飽滿、飽和的質感是數碼達不到的。拍膠片,講求準確度。拍數碼,世界更寬容,很多事都能控製、調整,還能表達天馬行空的小說情節和精髓。比如說《哈利波特》,要用膠皮拍得話,很多效果做不到。”而很多讀者也表示:“懷念膠片拍攝的那些電影!但也享受數碼科技帶來的便利,我們隻希望它能夠吸取膠片的精髓,讓電影做得更好!”
AG8亚游集團 | AG8亚游資訊 | AG8亚游作品 | AG8亚游院線 | 旗下產業| 劇本中心 | AG8亚游論壇 | 聯係我們
網站地圖:sitemap
网站地图:sitemap